两个关于我公司散伙的故事:老丁的“中国散伙人”们

无本创客 2019-12-27 无本创业 5483 ℃ 5 评论


老丁创业以来,一共做过4个公司,围绕广告、公关、品牌咨询这块,主要就是市场营销这块吧。其中有太多的故事,我想捡两个故事讲一讲,都是关于公司散伙的。

OK,开篇一顿扯先。

有什么词能够形象的形容创业呢?我觉得是“熬”。

身为老板,你一旦去创业,将长期陷入一种持续的焦虑之中。创业本身就是一种熬人的修行,有人熬成功了,有人熬失败了,也有人熬到一半明白了,另辟蹊径;当然,还有剩下的一些人深陷熬的苦海,看不到尽头。如果企业无法盈利,又无法靠资本完成输血,关门未必不是一种止损。清零未必也不是一种担当。做企业本身就是不断融资、投资的过程;资金链断裂,破产也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规律。

 

老丁我说过,人生没有失败,只有阶段性成功。我们每个人对成功和失败的定义本身就不同,又何谈成功?何谈失败?毕竟商业世界不相信眼泪,只追求市场和利润;资本永不眠,只有人在不断离席。

其实创业后我才明白,对于创业这件事来说,团队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我后来和很多人讲过这一点,可他们不明白。他们还像我最初那样始终认为个人能力边界、资源、项目,或资金是最重要的。

我想说的是,人才是重中之重。

虽然我本人就是个独行侠,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资本跟随团队,项目是人和人干出来的,资源是人和人拼出来的,“人”才是所有游戏的核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才是真正的羁绊所在。

团队,不仅需要业务上的磨合和人格上的默契,同时需要利益、风险、时间的检验。

什么才是团队?老丁我认为分享利益的叫“团伙”,分担风险的才叫“团队”。如果一点风险都不和你分担,那无非就是个“草台班子”;搞一个草台班子、团伙有什么用呢?能干成事吗?

为什么那么多创业者总是说:“我们几个合伙人要不是没有股份,早闹掰了。”这样话我已经听了不只一两回了,不断有朋友和我抱怨他的合伙人多么多么的傻逼,多么没能力。

可问题是,你们不记得当初给我介绍团队时那自豪的模样了吗?

为什么有了股份就不能闹掰了呢?没有股份就能够闹掰呢?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对于“团伙”式的草台班子来说,真正凝聚人心的不是利益,而是散伙成本。

 

下面我来讲下关于老丁我的两个“中国散伙人”的小故事。

当然,这篇文章也就当做故事来写,虽然老丁我在现实中知道我这个博客的朋友不多,但如果故事中的当事人看到了,也请当个故事看吧。毕竟商业世界不相信眼泪;人总是相信所谓的情谊,但钱总有它自己的运动规律。只要是牵扯到买卖,那违反人性的事就会有很多。

 

公司散伙


一、广州“陈总”的小把戏


这个故事是老丁我之前经历过的一个创业公司。当时我们租了一个比较豪华的办公室,很大很爽很快乐,那段时间公司离得远,我也懒得回家,直接睡公司。饿了楼下24H的中西餐供应,想洗漱到处24H热水,烦了去电影院来一场电影,没灵感了去咖啡厅和朋友聊聊天……

高昂的租金,我们哪里来的底气先铺开摊子?因为最初广州有个投资人找到我的一个合伙人陈总,就这个事情谈了得有1年之久,他是个老牌广告公司的董事长,一直希望能够在北京开个分公司。

分公司他出资,技术人员需要谁都可以从总部调过来,客户主要他来引荐,但是利润需要给他分红;并且得有流水上的保证。

也就是说,一个不差钱的主,北京的客户资源把握不住,希望在北京开个分公司,对接北京的客户。我们有能力也有资源,希望能合着做事,同时也有交情。但他希望公司开得有排场,有面子,客户来视察没毛病,公司运营成本他来出,开始盈利后拿分红。

虽然整个过程中我也是无数次提醒、核实,但我最后还是相信了这个陈总。毕竟我信我老大哥引荐的人,他是我最初的合伙人。我也见过这位陈总数次,感觉人还行,具体就看办事怎么样吧。

开头还行,有忙必帮,有啥事都商量着来。

可后来的故事就不用讲了,出资出到一半,就不出了,包括客户资源完全是在消耗我们自身的资源,完全没有引荐。

我们哥几个算了笔账,我们需要把流水做到每年千万以上,可能才刚刚填平公司运营成本。

哎。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中间出了个岔子。这位陈总有了新把戏。

由于出资总是断断续续,所以我们当时不断约见这位陈总;然而发现他已经完全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另一个“教育类”项目上了。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加入。

怎么回事呢?

他希望在广州本地借助自己在教育、ZF、地产等方面的资源做一个类似李嘉诚长江商学院那样的高端企业家培训机构,赚企业家的钱,搞一个专门高端社交的学员,并且让清华给他们配发证书……等等吧。

他觉得我们很适合这个项目,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甚至他想把自己总公司CEO搬过来搞这个项目。(后来他真去找那个CEO谈了,给人直接谈离职了)

我们一下子蒙了,这是哪一出?

 

后来的事情不多讲了,最后我让合伙人好好和他摊牌聊吧,能行就行,不行赶紧清算;我们继续,让他自己李嘉诚去吧。

后来才知道实情,幸亏走得早……

 

为什么呢?因为这位陈总玩的恶心啊,自己套了千百万走了;至于北京的事,爱谁谁;900W现金就在眼前,谁还管什么广告客户?

最后我才得知,那位陈总在北京分公司刚开业的那段时间,认识了几个比他更有钱的人,他们一直希望投资个高端教育类的项目,这陈总一听有韭菜割,赶紧策划,几个老哥一拍即合了;那就从盖学校开始吧。

4个老哥就着盖学校这事,每个人出300W投资,共1200W(具体人数和金额记不得了,是个大概)。陈总找到外包商把楼盖了,价格压到300W以下,对内报价1200W,学校盖好了,自己拿着差价900W自己玩去。

那么,学校水来运营呢?后续呢? 4个老哥大眼瞪小眼,当然没人管了。陈总不着急,可那几位着急啊;但似乎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就这么地吧!

陈总还表示,运营的人员(我们,以及他的CEO等团队)都反水了,都不来了,哎……我也被坑了呀……

你们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嘛?是因为时候清算结束了以后,那位陈总特地从广州飞到北京找我们吃饭,自己得意的讲出来的。

我的第二个公司就这样结束了,退出的早,止损。

谈了1年多的“合伙人”,去追钱了。

 

二、无限分赃的APP


我曾有个很好的朋友,姓宋,我叫他老宋。他磕磕绊绊跟随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从最初的的3-4人小团队,一直到天使、Pre-A、A、B……我也一直作为一个陪伴着的角色陪着他们,像一个编外顾问一样。并且他们承诺,一旦我去创业做公关公司,所有线上业务都会外包给我。

一方面是对我业务能力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我这个人的信任,但最重要的还是我和老宋的这层关系在。只要老宋在,那项目一定会来我这。

所以对于老宋,友情第一,生意第二,一起赚钱那是顺手的事。

后来我真的去创业了,他们的业务也一直给我们,可以说最初我们最艰难的那段岁月,就是老宋的这个公司不断在支撑着我们的现金流,每次遇到资金紧张,预付款毫不含糊。这就是信任。

随着他们公司的发展不断壮大,资本的不断注入,项目的金额也是越来越大了;公司的另外两位合伙人,包括老宋自己也开始飘了。

那时候我自己公司的核心合伙人一共3个人,我负责线上,另一个负责线下,还一个负责公司运营;其他都是招的打工的。

日子就这样在自由自在,又辛苦的拼搏中度过着。突然有一天,老宋打电话给我,说有个特别急的活,是开发个APP;预算60W,必须在XX日前上线,问我能不能接?

我说,面谈吧,电话说不清。他说真的很急,我说,等下。

 

我们公司3人开了个会,我把项目抛出来,建议是不做。如果你们二位身边有资源,建议引荐第三方单独联系,该给老宋留钱就留钱;此项目最好别经自己的手,毕竟我们不是开发为主的技术型公司;以我和老宋的关系,不稳最好别接,毕竟得看长远些。

但让我差异的是,我的两位合伙人一听到“老宋”、“80W”,异口同声说“接!”,有钱来为什么不接?似乎那一刻,忘记了我和老宋的这层关系还在中间。

后来,其中一位合伙人介绍了个供应商给我,说绝对靠得住,于是我先把老宋那边推迟了下,先面聊了一下供应商,第一面就觉得丫绝对是个骗子。

那个骗子,就是第一面见了就想揍的那种。

我回去叫上俩人再次开会,对供应商表示担忧。俩人共同担保没问题,绝对靠得住的兄弟。到手的钱就别飞走了。

就当我犹豫的同时,老宋一个电话打来,意思是大概能接就接了吧,毕竟老宋自己手头也紧。

最后你懂了吧,赶鸭子上架。


这里已经不是我个人能不能决定的问题了,其中牵扯到一个公司内部决策权的问题。当时我是1对4。

后来的故事太恶心了,恶心了我大概整整1年多。为什么恶心?

因为,整个项目最终报价62W,分三笔结款;最终的成本只有2W不到。而供应商给我们的报价是50W。

你知道中间有多少层人吃回扣吗?

你知道我是怎么一层一层抛出最后真正执行的供应商的吗?

你知道我是怎么和每一层拿回扣的人硬钢的吗?

你又知道我是怎么最后一层层的从狼嘴里夹出肉,让自己公司不至于赔本的吗?

……


我那1整年就像福尔摩斯一样,捕捉所有的细节,一层层的挖,上面不断顶着客户的施压,中间和几个不顶事的合伙人干架,下面还得应对一个“滚刀肉”骗子团伙;最重要的是还有个最好的朋友夹在中间,老宋。

在这个庞大的套路里,我是夹在最中间的那个人,所有人向我问责,但所有人不愿意各层面对。也正是那时候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她在那一年里陪着我,开导我。

因为在那段时间,我天天想着就是报警,提起公诉,最后民事解决;实在不行就刑法伺候完事。

 

但是,事情到最后没那么简单。

1.     如果我报警,我的兄弟老宋就在那个创业公司待不下去了,毕竟我是他引荐的,出了这么个商业事故,必然他来扛;最好的办法就是离职。否则他们公司自己内部没法交代这个事。而老宋这么多年的忍耐就白费了。

2.     如果我自己找人给骗子办了,那是我傻逼。因为不管怎么论这件事,都不是我家的事,不是我出的钱。只不过所有屎都是我在吃。

3.     如果我离职,散伙儿不干了,首先俩合伙人不干,当然这不重要。主要是老宋更没法和自己公司交代,同时老宋公司的一大票人也会认为是我套了60W走人了,我就成骗子了。

4.     如果我聚齐所有人吃顿饭聊开了,更不行。

5.     如果老宋找人给骗子办了,老宋就是个傻逼,他不仅吃了瘪,还离职,还犯了事,而且公司又不是他的。

6.     无数个方法的最后结论,就是无解……

 

扛着吧;为了这他妈的60W,和一帮傻逼,玩了1年多的碟中谍。

最后在我的一再提议下,在第二笔款收到的时候项目做个补充协议中断了。

开会,我的话说只三分,剩下的客户自己参吧。毕竟项目是他们的,钱也是他们的,作为朋友我仁至义尽了。

最后我临走前给老宋留的话是:

如果你们真想自己私下办他,我陪你们一起。如果你希望和我的公司打官司,我会为你们作证。如果你们想起诉骗子的公司,我出庭作证;总之帮忙我第一个上。

但如果你们希望我来牵头做这个事,对不起,这不是我家的事;我已经当了1年多的冤大头。我该休息了。

最终,我尽可能帮助客户止损,保住了老宋在公司的地位和名声,保住了自己公司没赔本,并盈利6W。

而这区区6W块钱,是我一层层从那些“滚刀肉”骗子嘴里一点点抠出来的;我自己一分没留。

但我失去了什么?

失去了老宋公司所有的信任,我和老宋的朋友关系也断了。

看清了我的两个合伙人,其实他们也是只能分享利益,无法共担任何风险的“团伙”而已。

失去了……太多;但在别人看来,似乎什么都没失去。

 

最后的故事也很简单:

1.     我揪出来了最后执行的供应商,到他们手里就不到2W块,是一个草台班子。他们最后拿到的需求,可客户提出的需求完全不是一回事。

2.     中间起码隔了7个以上的人拿回扣,其中不乏一些公司,A和B签,B和C签……

3.     我的其中一个合伙人,也拿了回扣,我看穿了,但没说穿。

4.     客户40多W打水漂,供应商只拿到了几千块,骗子拿走30多W。

5.     没后续,没人报警,没人办任何事,我休息,重振旗鼓筹备自己的新公司,这波合伙人已经废了。


 

这么个事故发生后,也就这样了,骗子照样行骗。因为你会发现整个链条里,真的没人关心这件事。

从我公司另外两个合伙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关心的是公司利益和自己的利益,自己的那点钱拿到了,公司不赔本,就行了。对于我,安慰安慰吧。毕竟利益就在眼前,也不是他们来对接这个项目。

对于客户公司,资金都是风投那边的,钱打水漂了,骂骂娘也就过去了。

对于老宋,我尽可能保住了他,所有责任都自己扛了,他也就没必要在纠结这事了,也就多请我喝几顿酒,吃几顿饭了。

对于我,精疲力竭了,至于骗子手里的钱我是怎么套出来的?很简单。

钱不是我的,我不耽误你们骗钱,但你们谁都知道整个链条里吃最多屎的人就是我,所有事都我在抗;所有被我发现的拿回扣的,都必须得给我公司吐点钱。否则我立刻辞职一个个敲家门掀桌子。

于是我成了一个更滚刀肉的人,24小时给骗子打电话,呼死你呼到你不得不给钱得地步;实在不行就不断约见面,对方肯定不来,那就给钱吧。

钱也就一点点来了,像拉稀屎一样一点点挤出来了,可能这帮骗子觉得我已经疯了。

这事,我不想多说了,掰扯不清,大概的脉络就这样了;有的人你讲不了道理。

 

你们知道这些故事里最让人寒心的是什么吗?

1.     很多时候见利忘义可以理解,毕竟都是人,大不了算认清一个所谓的“兄弟”。但是,区区五十块、几百块、几千块、几万块、或者老宋的60W,都有人能轻易叛变,显露原形。这样的人能TM干成什么事?没见过钱?傻逼吗?可悲的是,这样的事大大小小我碰到太多次。

2.     一般像这样的“商业事故”最后是没人去追责的,骗子依然会逍遥法外。老宋公司这样的故事有太多,我经历的就不止2个烂尾项目。一般这种事故的正常处理就是,甲方负责人辞职,乙方负责人辞职,甲方公司司法起诉骗子公司,骗子不出庭,继续行骗。也就这样了。

3.     当真正风险来临的时候,甲方公司50多号人正集体加班在凌晨愤怒的等我答复的时候,我的1号合伙人和我说“别给我打电话,我在睡觉”;2号合伙人说“这事儿得1号拿主意”;骗子和我说“我正在和另一个老板喝酒,一起来嘛?”老宋和我说“一定不要出卖我”。试问,你能怎么办。

4.     事后几个月,我已经开始了我的新事业,顺带手用天眼查看了下骗子(最后他告诉了我真实姓名)的公司;是个家族是骗子团伙,被起诉过N次,却没有一次出庭和赔偿过。

5.    这个事我最后之所以费那么大劲从一层层骗子嘴里叼回点钱,就是为了能给老宋个人反去点补偿,同时让公司不至于赔本。结果,我的合伙人一分钱都没给老宋。彻底凉了。啥都不说了,散。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

毕竟这样的故事,除了我自己的老婆,别人我都没说过,也没有人知道,也就写在博客里,大家看个乐得了。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你就算讲出来,对于他人来说也是无益的;更像是在发牢骚。而且,往往这样的亲身经历,只有自己体验过才知道是什么感觉,一旦讲出来,其实也就没什么了,不过就那么回事;对方一定会讲出来一个比你更吓人的故事,比惨。

毕竟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得主,而且无论怎么讲,故事里的人大家都活的好好的,远不如电视剧里的惊心动魄。

 

其实在我看来,我并不认为社会像很多人说的那么险恶,就算是天下完全乌鸦一般黑也没关系,关键看你自己的心里怎么想,你愿意做个什么样的人,以及你的信念是什么;你得相信自己。毕竟,一人一世界,你眼中的世界,才是世界。

我一直坚信自己有一种能力,一旦想干成什么事,一定能干成;会带着身边的人一起干成。但后来遇到的了很多让人失望的事,我总觉得是身边的人掉队;后来反思自己,可能是入佛门六根不净,入商界狼性不足吧,高不成低不就。但我依然坚信着自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理谁都懂,但并不是每个人的追求;有的人骗到的钱花着舒服,有的人挣到的钱花着舒服,有的人要到的钱花着舒服,什么人都有。

我们谁都不能强迫别人做到这一点,我们只能深刻的认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把自己做好,从而影响别人。

社会上,24K纯傻逼真的多。但好在我遇到的正常人更多。


最后奉劝各位两句经验之谈:

1. 如果你第一次见一个人就觉得不太对,气场不和,脾气不对等,都不要合作。无论他是你的上游还是下游还是合作伙伴,否则一定会大不合。

2. 如果你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宠物,那个宠物对你不友好,最好别合作。无论他是你的上游还是下游还是合作伙伴,否则一定会大不合。宠物很随主人。

3. 做生意,可以用一些比较狠的手段,但前提是你得有碾压的实力,干的对方没脾气还得谢谢你。如果你本身没那这种实力,只能用滚刀肉、赖皮脸的手段赚钱,还是算了;这不是长久之计,一定会栽。


这件事早都已经过去了,大家就当个故事来听吧。之所以写下来,就是因为我马上就要把它忘记了,写下来,好让自己记得还有着一档子事。

这样的事情有很多,以前有很多,以后也会有很多,关键在于;这类事情发生后,要有发生的意义,哪怕一点点。否则,只能是单纯的消耗心智。


股票线上开户

更多投资理财相关内容,请持续关注www.wubenck.com

本文TAG:创业创业前期准备个人创业生活杂谈创业心得

已有5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海龙sem

    海龙sem  评论于 [2020-01-04 15:00:36]  回复

    真实的商战战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很显然,为了各自利益,把你架在火上烤。
    一直没有经历这么大的事,但如你所言,无论选人还是合作,慎重抉择,如此最佳!
    否则,后果真的很惨!

  • 海龙sem

    海龙sem  评论于 [2020-01-04 15:03:29]  回复

    我是做竞价推广的,给点小小的建议,如果和个人合作,可以先从小事合作,也能从网络上检索各个渠道此人联系方式,看过去有无作恶记录【深度搜索】;如果和公司合作,可以天眼查等各种工具,看下他们公司的历史预警。以此做个初步判断。

    • 无本创客

      无本创客  评论于 [2020-01-04 21:20:56]  回复

      谢谢建议,以后一定会慎重。当时也是仓促了,我觉得你说的方法可行。信用还是得通过时间和事情来验证,如短期内无法验证, 我觉得按你说的方法借助外部信息也可以获知一二比较靠谱。

欢迎 发表评论:

搜索
网站分类
  • 热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
最近发表
«   2020年6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免费资源
文章归档
网络营销推广
随便看看
财务自由
随机tag
最新留言
无本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