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丁小酒馆之二:弱者思维及自撸自捶杂谈!

无本老丁 2023-06-02 21:26:07 短线交易 9769 ℃ 1 评论

由于微信公众号的单篇幅的总字数有限,所以本文拆分成了两部分。


由“老丁小酒馆之三:三浪体系世界观框架及弱者思维杂谈!”来续接。

不过本就是连载,无妨,无妨。



本文主讲老丁我个人的股票世界观及交易体系架构。

目的本是为卖点议题铺垫,但内容上则属于独立部分。

依然是酒后的意识流文风,演绎式推进,糅合式讲述。


那就书接上回“老丁小酒馆之一”,咱继续聊。






逐水草而居,顺天时而动,老丁我这回漂流到了深圳。

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习惯找个僻静之地用来自我反思。

这里到处是公园,于是操作结束后,痛饮一杯就出发。

转眼就走进了公园大门。

本篇先边走边聊,然后下一篇回小酒馆关门唠。


无本老丁在老丁小酒馆中的用图


全职交易以来,老丁我的生活和交易始终在辗转腾挪中推进,也在变与不变之间游走着。

变化,让我得以生存;

不变,也让我得以生存。

全变,会被外界拽着走,失去自我;

全不变,就会故步自封或刚愎自用,然后被变化所淘汰。


不变,是为了让自己始终是自己。

变化,则是为了在变动的环境中“保持”自己是自己。

无论是交易还是生活,难就难在这最后的半句话上了。


我愈加发觉,对于变与不变之平衡的拿捏会体现在交易的各个方面。

如果跑向极端,就会很快走入死胡同。


拿自己举例。

当我在给自己的世界观填充模式时,“模式化”问题已在我这里已成为了某种“度量衡”。

我都会非常留意每个模式在这个度量衡中所摆放的“位置”。

也就是说,我会坚守弱者思维的区域,而回避两个极端:

纯模式化,纯感觉流。


因为这两个极端,是强者才能生存的区域,它们对应着“强者思维”。

而在“折中”地带,则是“弱者思维”的生存空间。

它以“三通”为界,四周由“留白”来依附。


一上来就如此抽象了。

这也算是为本文奠定了“酒后胡言”的基调。


不过针对于这类核心内容,我已零散的“翻译”在了如2023.3.27小结这样的文字中。

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够捕捉到那些点。

一切无妨,本文也会对这一切进行全面且深刻的探讨。


换句话讲,这篇文应该是以股票世界观为线索,旨在阐明老丁我全职3年以来的生存之道。

其中就包括了我个人股票世界观,即“三浪体系”的推导和搭建过程,以及老丁我最终寻找到了怎样“不变”的框架,去应对市场之“变”。

也会阐释我是如何向这个框架去填“肉”的。


以及最终在操作层面我又是如何去拿捏种种平衡,等等。

也可以看做是无本老丁的一次酒后自白。



我认为,“交易股票世界观”即是一种以自身之“不变”去应对市场“变”的综合能力。

整个交易旅程中的每一步,我们都需要在一种“拿捏平衡”中如履薄冰的度过。

具体到每一日的操作里,这种“拿捏”可以对外体现为软硬环境和大局观的识别,对内表现在是否尊重模式内的“留白”;

同时,又需要在对手盘博弈层面终保持交易自己的交易优势。

所以说如履薄冰,就是在指操作的每一步都需要做到稳扎稳打的知行合一。


往细节上说,每个D2分时波动中的卖点处理,尤为浓缩了这种拿捏平衡之难。

往宏观上讲,控制平均回撤的根本也在于这种对整体平衡的掌控,而并非局部性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把世界观和卖点议题通过连载一锅烩的原因。

当然,以上一切的前提是,自身得有一个不会动摇的世界观框架。



在前一篇“老丁小酒馆之一”中提过,短线选手到最后的认知都差不多。

情绪周期,龙头,补涨,主升,主跌,试错,切换,等等,都是些共用词汇。

当然,对于情绪世界的“四段式”划分也算是某种共识了。



但老丁我早已放弃了这类共识。

或者说,也正是因为我在某一刻知趣的放下了它们,才得以存活至今。

当然,这是沿用弱者思维到最后的必然选择。

后文我会指出这类“常规”世界观框架的三大死穴。

以及我放下情绪周期,或试错、主升、震荡、主跌这类构架的原因。



如果玄学点讲,老丁我倒是有个很大的感悟:

当对情绪世界的探索到达某种饱和的时候,唯有进行自身的主动“降维”,回归到某种返璞归真的“第一性原则”,才足矣去应对不断内卷和进化的对手盘。

即在“老丁小酒馆之一”中“大道无形”和“大道至简”的选择里,我选择了后者。

大道至简,才是属于弱者思维的最终选项。

我不知各位对上述文字会产生怎样的感想。

且当我自说自话,但我会尽可能详尽的记录。




总之,针对于上述常识性内容,存在着一个必然性:

只要继续往前走,大家终究都会“会”。

即使对这些名词的理解各有不同,但本质含义都会是一回事。

但有趣的是,就算大家认知类似,每个人最后的做法却又各不相同。

这里的不同,主要还是变与不变应对之不同。

为避免过于抽象,具体点讲讲“模式化与否”的问题。


必然有人采取正向思维,按照自己的模式和死规矩去“框”市场。

框中了,看懂了,就做。

框不中,套不住,看不懂,那就空仓。


后台曾有很多“痛苦的”朋友都和我交流过这类问题。

在我看来痛苦集中于三点:

其一,无法忍耐长期空仓带来的折磨;

其二,等到了模式内的关键点,但交易结果却出现负反馈,造成二次打击;

其三,长期以往,开始怀疑自己的模式是否失效。


我把它称为模式化选手的“负反馈三连击”。

这应该算是交易旅程问题链中的节点性问题,存在共性。

痛苦的根源,就在于走向了前文中“度量衡”的一个极端。

因为那是只有强者才能生存的地方。


问题的本质是简单且抽象的,还是如何交易股票世界观的问题。

因为一套模式是否好用绝不局限于模式本身,任何一个“好用”的模式都必然有它“不好用”的时候。

那么该如何去识别这些阶段,就必须依靠某些“大局观”;本质上就是世界观框架。

所以说模式问题无法扁平理解,它绕不开世界观。


那么,到底什么才算是“交易股票世界观”?

如果用一段话来阐明,我认为应该是:

投机资金在市场里以逐利为目的四处游动,我们根据这些资金集体移动的痕迹,捕捉其运行的定理以及阶段内形成的规律;通过定理来生成交易理念,透过规律来找到匹配的三通模式,并将这些模式对应进不同的时空,从而构建出一套世界观框架;并通过理念一致性,在框架内的不同模式之间进行切换式博弈。


这就是我给出的完整定义。

至于“负反馈三连击”的成因,完全可以从中去“对症”。

对症后就会发现,我们可能更多看的是“标”而不是“本”。


这些“标”从表象上看是比较简单的。

出手点少,说明模式丰富程度不够。

不好买或不好卖,则说明关键点的设定不对,亦或是和对手盘产生了一致性共识。

临盘起意,则意味着自己对模式不信任或自控力不足,再或者就是使用了不符合自己性格的模式,等等。

但论到根本,这些问题依然得回归到“交易股票世界观”中去“治本”。


这漫长的反馈三连击之路,老丁我是一步一个脚印趟过来的。

我知道自己的“本”在哪,但我却很难去解决别人的问题。

每个人的每个问题的背后都牵扯着一个庞大的体系。


有人诉苦时,我没办法给予完全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消除这种痛苦的根本,在于如何自我调整与自我完善。

如果我直接说出我的真实想法,就会造成很大的歧义


歧义会集中于三点。

其一,我的观点会和绝大多数人的认知完全相反;

其二,“看起来”也会和我自己写过的话相反;

其三,我的股票世界观非常极端,难以获得共识;


那就详细的谈谈我对于前两点的看法。

第四点放后面说。


首先,对于纯模式化做法,绝大多数人会误以为这是一种“相对保守”的“安全做派”。

但在我看来,它在本质上是唯有强者才能掌握和驾驭的生存方式。

这就是第一个歧义点。


如果我们哲学式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里可能忽略了一个重要前提。

前提就是,你得是个绝对的强者。

在我看来,这种“纯模式化”做法之内核属于一种“强者思维”

这里的强,主要是指操作者的强认知,强框架,强执行,强观念和自身的反人性。


这种模式化做派,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操作者内心会走两个极端:

一种是,在潜意识认为自己是个强者,企图一套连招打遍全场;

一种是,在潜意识认为自己是个弱者,躲进一套战术坐井观天。

形成自卑和自负的颠倒循环,处在不是当爷就是当孙子的状态。

对于问题链的推进来说,三连击已成为了必经之路。


总之,无论采用了哪种人格暗示,操作者都会在行为上企图用主观的“强框架”去规范客观市场的不确定,并意图在长期博弈中掌握足够多的主动权。

在这种强势思维的框架中,很少会出现四两拨千斤或以柔克刚的“巧”,更多体现的是某种以刚克刚的“硬”。


市场里有很多这样以刚克刚的强硬做派选手,他们的操作轨迹也很容易产生模仿效应。

比如,只打反包二板,只做突破,只做断板第三日的低吸,等等等等。

这种操作风格很容易被看懂,当然,也最容易带来误导和盲从。

市场中很多“共识”性的关键点和模式,很多就是如此产生的。


可以自我反思下,看看我们自己的潜意识究竟是如何看待自己人格的,我们的模式是否又采用了某种“强框架”。

很多时候,我们内心期待的是“以不变之形,应万变之形”的“保守”策略,但执行起来却发现它阻力极大且异常困难,似乎总有一波比自己更厉害的老阴比在黑自己。

有时也经常会觉得,也许市场在走它的一条路,而我们却拧巴着自己在走反向的一条路。


那么不妨再换个思维想一下。

上文已经对“交易股票世界观”进行了阐述,凝练出最核心的特征就是“变”。

可我们却希望通过某种“形式上”不变的套路,去博弈这些不断游离变动的对手资金,以此从市场中不断获利。

这真的可能做到么?


我们总是在提“游资”。

是的,机敏资金始总是在四处游动且变着花样在逐利投机的,而我们却试图用某种“阵地战”的策略,去博弈擅长打“遭遇战”的对手。

这真的能赢么?

我们真的是能一套战术打遍天下的强者么?


如果不好理解的话,那就放在现实生活中。

我们在追求自己喜欢的女生时,内心总会希望对方能按照我们的套路给予回音。

我们在做销售谈判时,也希望能用公司教的话术模板去引导客户成交,等等。

这类套路或模板,就是我们设定的框架。


当对方存在排斥心里或成为某种“对手盘”时,他们总会主动跳出这个框架,不受控。

只有当对方本身就存在某种共识性的诉求,潜意识里愿意和我们形成相向而行“合力”时,一切才会顺理成章的在我们设定的框架内运行。

市场合理,大势,一个道理呀。


换句话讲:

如果一个女生本身就喜欢你,你的任何套路都会奏效。

如果客户本身具备购买诉求,只需轻度引导即可成交。

有趣的平衡在于,如果这时候我们过于强势,反而会适得其反。


所以,并不是我们的强框架本身产生着关键作用,而在于如何“调整式的应对”;也在于之前连载说的,我们的位置是由环境来自动调配的,而并非我们的主观意愿。

当然,是个强者,那就可以强框架下去。


我们不难发现,很多领域的“高手”普遍存在于这个“度量衡”的两个极端。

一种是走强框架。

我们会自然而然的被对方的气场或人格折服,心甘情愿的按照对方节奏来。

一种是没有套路。

我们会不知不觉的被对方的顺水推舟的搞定,无论怎样出招对方都接得住。

我相信在生活中,这两种人我们都见过。


老丁我只能说是佩服,但我学不来,我还没那么厉害。

我只能在中间呆着。


是的,另一个极端,即无招胜有招的“天赋型”选手。

在这种人身上我们很难看到固定套路的痕迹,更多是在用某种理念或三观在引领一切。

体现出的更像是一种以柔克刚的生存态度,但达成的结果却又让人惊叹。

在市场中,这类人会被我们认为是在交易某种“天赋”。

同样,在老丁我个人的认知中,我也把这类人归类为“强者”。

这事儿我也做过,我做不到。


没错,纯模式化和纯感觉流,对我而言,全都走不通。

这使我意识到,自己必然得在它俩的中间区域寻找生存空间。


老丁我既无法做到模式化硬派打法的终日乾乾,也并不具备纯天赋型选手对市场的敏锐认知。

前者,我会卡入“负反馈三连击”中无法自拔。

后者,则会陷入“看懂但做不到”的自我怀疑中。

我个人的“弱者思维”为两个极端设定了某种“界限”,即“三通”。

从而度量衡之“平衡拿捏”也自此开始被我慢慢掌握。


无法否认,在市场中确实存在很多天赋型选手。

比如,我们看上古时期林疯狂的交割单,每每看到我都会颇有感触。

完全看不懂,找不到任何套路,从操作轨迹中我也无法捕捉到任何规律,让人难以效仿,更多只能是欣赏和赞叹。

光是那颗心,老丁我就没那么大。

所以老丁我把这类天赋型打法也算作强者做派,没太大毛病。


最真实的自己,可能并非我们最初所设想的那样。

我们最后所得到的结论,很可能会趋向于一种淡然。

当我们去触碰过某些“边界”后,很多事情也能够学会“放得下”了。

而在交易的世界,弱者思维,即是我给自己的最终答案。

这其实也是“老丁小酒馆之一”中说的角色对号入座的问题。


总之,纯模式化强框架做法,是强者作为。

这需要自己既比对手的实力强;还得比自己的内心强,是个能耐得住寂寞,有极强执行力的强者;自己设定的框架也必须符合于事物运行的规律,要尽可能的看懂市场。

对手盘必须得经常“主动”走入到你所设定的框架中而你又得坚定不移的去执行自己的杀伐果断。

唯有这样,“一招鲜”才会奏效,才配享受到“吃遍天”的待遇。

否则,一切都会是拧巴的。


是的,这一观点也必然会和绝大多数人的认知相反。


最早,老丁我自己也存在着某种井底之蛙式的自慰心里,企图实现一招鲜吃遍天,认为只要掌握了一招两式,就可以用守株待兔式的等待,只在某种固定的关键点出手,然后保持这种行为一致性,获取复利。

那段日子主要集中在研究量价关系形态的阶段中,毕竟这套认知是扁平的,我看不到更深层次和多维度的东西。


那时候我记得自己还读过很多游资心法,把其中的很多大道理平移到这套扁平的技术分析范式中运用,误认为所谓的信念,就是指坚守自己眼前的这套东西。

实则是一种毫无意义的自我感动。

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股市中的一切是按照定理和规律进行演绎的,而并非通过归纳就能得到一个永恒的答案,我误把市场当成了二维的数据归纳和画图游戏。

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无数次的负反馈三连击。


在一次次的打击后,我才不得不去推敲问题链,遇到的每个问题我都刨根问底的自己想。

于是发现了扩维,大局观,世界观,逻辑闭环等问题,也意识到交易的本质是个庞大的体系,是立体和多维的,而绝非那时想的那般扁平和简单。


最终回看一切也才会明白,大家所认为的那种最保守的模式化做法,反而是只有强者才能做到,也唯有强者才有资格做得到的事。

尤其是符合某种“技术派”特征的关键点,最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单纯而机械的模式化产物。




最简单的,比如打板。

从外面看它就是个技术动作而已。

尤其是技术图形层面相似的关键点,比如反包二板,超跌首板,等等,很容易让人觉得这只是纯模式化的操作。

可背后真的那么简单的嘛?

并不是。


一招鲜的背后,是一拳二十年的功力,也只是冰山一角的显露。

它的背后藏着的是一个人的交易理念、股票世界观、模式三通。

这一点老丁我之前的很多文字都有过阐述。


所以,强者恒强的定律不仅体现在龙头股上,同时也体现在操作者自身。

毕竟超短线交易不是一锤子买卖的游戏,它在本质上“赌”的属性是很弱的,没办法干一票就走人,是强是弱走到最后必有定论。

我们在长期且多次的博弈中,随着交易次数的不断增加,结果会愈加趋近于“有效”结论,即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个强者和赢家。

没有任何弯路可走,我们会无限回归于自己本身的样貌。


但对于一个“弱者”来说,强者的强框架则是难以达成的,“假装很强”也是非常痛苦的。

即操作者在客观事实上是个弱者,却在主观上对自己采取了不符合自己性格的强者思维模式,便会形成对自己的“错判”。

这种错判,会使“市场”中描绘的自己,与现实中的“自己”产生不匹配。

而长期的不匹配,就会让人感到做交易越来越拧巴,内心的痛苦也会随之产生。

迎来的将会是框架的破碎,执行力的消退,在人性弱点中的不断挣扎,然后是各种负循环。

一旦在某一刻被击垮,就会被市场教育回一个“弱者”。


老丁我还是那句话,我并无意去批判什么,因为我也曾长久的处在这种挣扎中。

2021.7.21小结为界,我开始深刻的认识到这个问题。

并在2022.8.27小结中第一次记录了“弱者思维”。


我想说的是,负循环需要一个自我认知的突破口去结束它。

自卑和自负之间也存在一个“不爷不孙”的折中选项。

我选择认怂,反思,调整,前行,交易风格也在演变。

弱者的生存之道,更多是折中和平衡。


从此,我把自己的强框架建立在市场运行的“定理”之上,而再不是自己的幻想。

我把模式依附于规律,而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我把那些我无法预判和掌控的部分,主动为市场“留白”,让市场去为我塑造另一部分。

我学会了跟随,我学会了添油加醋,也学会了偷鸡摸狗和顺水推舟。

Be water。

是的,强如李小龙,依然得Be water。


是的,这迎来了第二个可能造成歧义的点:

模式化,老丁我到底是赞成还是批判?

之前的文章里,老丁我个人的态度似乎都是在批判。

后期面的文中,似乎又肯定了它。

本文中,我似乎再次批判了它。

一切“看起来”似乎是自我矛盾的。


但如果仔细去阅读老丁我记录的文字,就会发现并没有冲突。

上文多少也再次给出了我的回答。

此“模式”非彼“模式”。


这里的界限在于是否依托于交易理念,是否被纳入股票世界观,是否经历过三通,以及是否与个人的“强弱”相匹配。

一句话总结,就是“三通与否,留白了多少”。

如果你留白了太多,就是天赋式交易。

如果你毫无留白,就是纯模式化交易。


那么,说到这弱者思维。

之前无论是建立舒适圈,还是炒情商,再或者是让市场选股,未来决定论,环境决定论,右侧操作,放弃预测,等等等等,本质上都体现的都是我个人思想中一种回收,退守、避让或顺应的策略。

从而长期以往下来,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市场不仅具备自我调节的功能,同时也具备着调节交易者的功能。

也让我愈加觉得唯有保持某种中庸,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而不是去做过分的事情,这也和我最初认知相反。


市场是面镜子,它会无限趋近于把我们击回到自身原本的模样;当真实的自己显现后,就看我们是否接受现实并做出某种“退让式”的改变。

都在说市场是最好的老师,确实是。

我认为指导的最终方向是“如何让我们直面懦弱的自己,并坚强的成为那个自己活下去”。


“过分”很容易,“刚刚好”则是最难。

也可以翻译为为“往回收”的事最难做

因为收回来的都是自己的贪婪。


从而,世界观是可以从“无限”往回收到“有形”的。

周期问题也可以从“期”收到“点”的。

卖点也是可以从“完美”状态往回收到“正确”的。

一切和自我认知水平达成平衡之时,弱者也有了自己的“强框架”。

而我的强框架,可以理解为从常规的“四段式世界观”退守到的“三浪体系框架”。


是的,当我认清“弱者思维”这一事实之后,我的选择是在“弱者思维”的基础上去建立某种“强框架”。

我只坚定的做那些我能够做得到的事,而不是逼着自己去做那些根本做不到的事。

我只接受无法被推翻的事实,而不去猜测可能存在的真相。


当我深刻的接纳这种弱者思维,并把它贯彻到我的交易体系后,反而让我看到了明朗。

它反向为我的世界观塑造了某种不可撼动的“恒定”性,它足矣应对几乎所有的行情。

也反向使我的交易策略更符合了股票世界观运行的某些“定理”,不再那么费力的生存。


说到框架和模式化的议题,就多少就涉及到了曾经提过的“形”和“意”。

形,就是事物展示的表象。

意,就是它背后的本质。

不难理解。


关键在于,“形”对于纯模式化选手而言,决定了是否存在出手的“关键点”。

意,则决定了当市场开始“变形”,失去关键点时,我们的框架是否依然坚挺。

当然,这也与前文提到的我们是否选择对市场“退让”有关。

开始绕了,那我就一点点说。


2023年的人工智能行情,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且看懂了。

看懂且做到,看懂没做到,没看懂但做到了,这全都有。

也必然有很多短线选手处在看着它天天涨,但天天不敢下手的踏空状态中。

基于对对手盘的了解,我太懂这一点了。

因为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到,以往常规模式中的“关键点”在那段时期注册制下产生的“偏好”中已显著减少。


这就是“形”的层面。

不好玩了,形变了。


说个例子,也算是扒一下别人底裤。

很多情绪接力选手喜欢打连板票的“破冰”或“空间突破”。

但长期空间打不开;打开了,还是个负反馈。

就算形来了,但依然不好玩。


是的,各种“形”会变,但“意”却不会轻易改变。

在我个人体系的理解下,形就是痕迹,意就是规律。

形的变化,可以狭义的理解为类似于前文说的,一段行情重“模式内”的“关键点”或“窗口”找不到了,股票上涨的形态发生了改变。

意,则是指该是龙头还是龙头,是补涨也还是补涨,周期依然是周期,题材也还是题材,套利和接力思路依然都还在,一切本质“规律”上的东西都没变。


正是因为形变了,所以让人不知该如何出手。

正是因为意没变,又让人觉得自己能看的懂。


2023.3.13小结中,我称注册制带来的改变更多是“狼来了”效应

意思就是在说“形”变了,但“意”没变。

痕迹变了,但规律没变,那么我的模式就不用变。

因为我的模式始终存在“留白”,那部分就是留给市场随意变动的。


不难发现,市场的运行始终都是按照一定的“偏好周期”切换着它的“规律”。

我们自己的模式,会随之在某些时期内有效,而在另一段时间内失效。

一切的核心,依然是自己坚守的那些不变,能否足矣应对外界的变。

而想要维持自己的不变,就得先知道到底什么东西是不变的。


从而,“规律”和“定理”之间的关系就得先行理清。

然后也就顺带搞明白了我体系中“偏好周期”的含义。


“定理”凌驾于“规律”之上。

所谓的“道”,即指规律、路径、方法,万事万物运动的“痕迹”。

道,就是规律,也是前文所谓的“意”,它会产生阶段性的痕迹,通过“形”来表示。

当我们发现了某段时期内市场产生的“形”即“痕迹”,就可以进一步推导背后的“道”即“规律”,然后搭建与之相应的“模式”。

也就是说,与模式最接近的东西应该是规律,而不是痕迹。


在我们去看一些“强者”的交割单时,也是同理。

一些模式化选手的操作“痕迹”容易被效仿,而一些天赋派选手的打法则让人摸不到套路。

比如北京炒家的模仿者多,但退学炒股则让人难以效仿。

说了这么多,也必然有很多优秀的选手介于“度量衡”的中间。

当然,这就多少涉及了后续“脑内买卖”的问题,后续的连载再去详谈。


之前提到过“结论本身就是规律的呈现”。

那么,通过对这些阶段性规律推导出的模式,大概率就会在规律存在的时期内奏效。

这里要明白的是,有时候规律没改变,但它的痕迹和表现方式改变了。

如果我们的模式建立在规律之上,则不太影响一段时期内模式的有效性。

相反,如果我们的模式基于“形态”而建立,则必须不断推到重来。

同时,还需要明确的一点是,这些“规律”也是会阶段性变化的。

当规律开始失效之时,就得往回落到“定理”的层面去寻找答案。


是的,每种具体的“模式”往往诞生于某阶段“偏好周期”下生成的“规律”。

规律本质上就是“偏好周期”的产物,它仅仅代表了那段时期的偏好或路径。

而市场运行的“定理”则不会因为偏好周期而改变。


市场中的“不变”,体现在“定理”。

市场的“变”,则体现在这些定理之下“定期”所产生的一些“规律”上。

也就是说,规律本身的特征就是“变动”,且仅在“一定时期内”奏效。


一切就好理解了。

形,就是指市场的走势“痕迹”,可以狭义的理解为图形是否走入了操作者的框架,是否在走势中出现了触发交易的关键点。

意,则是指阶段性偏好所产生的规律,可以狭义的看做“模式或图形背后的逻辑”。

定理,则可以被翻译为“市场运行的永恒法则”。


酒后行文有些抽象了,那就还是用上面说的空间突破举例子吧。

有的东西确实是在掀底裤,只敛重点讲原理。


“突破板”的显现就是“形”。

如果行情不再以“突破板”的形式出现,但原理依然奏效,那就是形变,意没变。

翻译过来就是规律还在,这类模式也奏效,都没变。

那么凌驾于这一切之上的定理,则可以理解为:

股价波动始终会以向上或向下的“突破”来产生行情,这是它的必经之路。

门槛前,就说这么多吧。

髓就是这个髓。


如果我们再回看前文说的“强者思维”之痛苦,往往就是主观卡死在“形”这个层面造成的。

如果我们在内心对市场进行某种程度的“让步”,比如不再对模式做那么多的限定,不再框那么“死”,反而有可能让模式进展到“规律”或“定理”的层面,形成反向的升华

并且可以以此反向调整模式的“关键点”,让它更符合市场运行的阶段性规律,而不那么死性的主观去限制它,也不用那么折磨自己。

这么讲,就很清晰了。


那么,人们口中的“悟道”,在我看来也更多基于特定时期“规律”的发现,而并不是定理。

之前有说过,顿悟感的产生,是对于一些问题链节点性问题的开窍,它生成于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的共振,会为我们眼下所困扰的问题提供思维通路,但并不能解决永恒的定理问题。

这种快感,会在推进后续问题链的过程中逐渐消失,也终究也会被未来偏好周期下产生的新规律磨平;因为前面说了,任何规律都是阶段性的。


相反,定理却是一些非常纯粹且平和的东西

它不会产生任何顿悟的兴奋感,更不会以某种秘籍,捷径或窍门的方式出现。

定理始终存在于我们认知的某个角落里,当你第一次主动向那里看去,终究会发现一些事情“也只能是这样”。

规律的发觉,会让人有“竟然是这样”的惊喜。

而定理的呈现,更多是“只能是这样”的姿态。


扒我自己的底裤。

比如:

“换手卖点”是规律,“猜疑链”就是定理。

“龙头周期”是规律,“未来决定过去”就是定理。


那如果我说“试错、主升、震荡、主跌”也是一种规律的话……

毕竟行情在很多时候并非会按照这四段式划分“规矩”的前进;

反而是我们总是通过时间级别收放,或未来决定过去的方式,让行情随着我们的“主观心愿”去主动“匹配”这一框架。

难道不是吗?

这就是我否定它的原因之一。


那么好,什么又是相对于它的定理呢?

诸位可以思考一下。

下一篇连载里,老丁也会给到我的答案。

它对应着三浪体系的第四条定理。


总之不难发现:

看懂了规律,可以立马着手模式和三通,但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失效。

发现了定理,可以作为思考的逻辑起点,但不能解决模式的燃眉之急。

并不是咬文嚼字,而是有些东西本质就是一念之差。


综上所述,老丁我在自己的体系中,将这类“仅存在于一定时间段内”的规律,统称为“偏好周期”。

它被定义的核心在于“它只在一定时期内存在”。

它的存在也有长有短。


短期,可以理解为路径依赖、边际递减、某种好做的固定模式,或者一定时期内大概率会发生的现象。

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去剖析“形”,进而掌握规律,老丁我也分享过不少这样的方法。

比如,可以按照类似“股市内参”一文的方式,通过扩维,把各种“无形”的痕迹变为“有形”,让规律通过数据的呈现变得“可视化”,然后自动现身


说到短期偏好,聊一下“主流”。

我个人体系内的主流,主要是指当前“短期偏好周期”下,近期能够被识别出的市场偏爱的“炒作方式”,我会优先在这个主要方向内进行阶段性的操作。

而并不是按照外界的普遍认知,把它局限在概念和题材的范畴。

因为在我的体系中,题材是相对虚无不可见的,是会依照环境变化的,是次要的考虑条件。

而已经走出来的路径,偏好,赚钱效应标杆的上涨方式,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形”和实体。

进而去捕捉短期内生成的规律,即偏好到底是怎样的。


反向来看,对手盘也会根据眼睛看到的客观“形态”而产生交易冲动,其次才是其他的条件。

即使一个题材或个股被吹的再好,没有让人看到赚钱效应,那一切都是空谈。

赚钱效应,就是通过“上涨方式”来体现的。

从而让我可以去根据已形成的事实分析五力,交易自己的优势,而不是受制于如何预判题材炒作长短或高低的问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也有不同的逻辑和思路,这里没有对错,一切也和自己先入为主的经历有关。


比如,最初我发现树先生时,本质上就是发觉了“另一种情绪龙头的上涨方式”的痕迹。

它虽然也属于题材炒作,但只被我居于其次,只能算条件概率叠加的范畴。

事情的本质是,周期往往是由某些龙头标杆作为代表走出的,而这些龙头“上涨方式”的“形”发生了集体的变化,从中我发现了新的“阶段性偏好”并凝练出了“规律”,称之为“树先生”。

最终,再依照自己掌握的定理,贴合于新发现的规律去构架出“模式”,然后填充到世界观内。

这就是老丁我的思维模式和构建世界观的方式。


总之,树先生指的是一种中长期的偏好。

也有相对之下更长期的偏好,比如打板。

只要涨停板存在且板后逻辑不消失,那么围绕着涨停板制度必然会存在很多规律,且这种规律也一定能够被我们所把握,形成相应模式,然后被人们填入自己的世界观。

而当这一制度消失之时,这一规律就会随之消失或改变,我们也要相应的调整自己的模式。

所以打板,属于长期的“偏好周期”。


所以涨停板的各种模式或战法,依然处在“只在于一定时期内”的标准之内。

当在未来的某一天,形没了,意也没了,那就要回归到定理去找支撑了。

所以,我们可以说某些规律消失了,有些模式失效了,这都没问题。

但绝不能说一些定理不存在了。

有可能不存在的东西,就不是定理。


2021.7.21小结中的最后一句“易之不易见如来”。

我曾在2022.8.29小结中给出过解释。

那么这里再白话一点:

规律来无影去无踪,不变的是变动本身;

而变动中的不变,就是规律背后的定理。


好了,酒后胡言这么多,能看到这里的也确实是骨骼惊奇了。

酒也差不多醒了。

再随便聊聊,就回去关门唠硬货。


阿Q下吧,老丁现在也算是达成了最开始全职交易时的想法。

不受困于某处,夹着个笔记本,一根网线打天下。

我也确实依靠交易以这样的方式存活了下来。

算是个比较幸运的人了。

可多少还是带些遗憾。


我心里清楚这种“幸运”的来源于什么,是什么让我得以存活。

也正是后文将要详述的东西。

我也清晰的了解自身的弊端是什么,又是什么会让我感到遗憾。

这些遗憾,则更多源自于后端“知行合一”的层面。

它关乎于在整个交易过程中,能否在每日的知行合一与自我互博中获得主导权。

说白了就是前文中度量衡的掌握。

我这个人太懒散了。


自己对自己的拿捏,一旦失去控制,就必然会在KTV和ICU之间动荡。

即上文中那两个“强者”才能掌握的位置,老丁我也时常会失控在那里。

是和人性的弱点和潜意识的斗争。


这感觉像是啥呢?

像左手要打飞机,但右手突然按住它,在浩然之气的僵持之下维持冷静。

比喻有点刚脏,但非常直观形象。


每日的操作,我多少都也会在这两个极端中循环斗争。

这种斗争往往不会体现在“买点”,更多是集中在“卖点”的处理。

不知各位道友里,又有多少人能够深刻理解这句话。


将这种斗争过程所长期形成的结果连点成线,即刻画出了我整个交易旅程的“生命线”。

每个人的生命线有长有短,无数人折戟,少数人存活;有的人稳健,也有的人波折。

这就是某种“自我匹配”的问题,强者弱者各有各的路。

一旦拧巴着来,则很容易让生命线中断。


所以目前只能说,老丁我通过不断的自我完善和退守顺应,让自己的生命线延长到了3年。

老丁我走到现在总体算是幸运的,毕竟太多人在这个过程中折戟。

但我也是遗憾的,因为我没能在每个细节上把握的足够好。

正是因为这些遗憾,导致我的自由禁不起外界的太大波澜。


自由有限,利益永远会伴随风险,自由也必然捆绑着枷锁。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一种自由,更是一种代价。

基于2023.3.28小结所述的种种,让我再次感到这一切平衡随时有可能被打破。

人都是社会性动物,交易终究会在某个节点要放下“自私”,去面对责任。

只叹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当下即道场,生活即修行。

交易路漫漫,且走且珍惜。


最后更多是自我互博,并不是技术或认知问题。

三通有界,可本性难移。

老丁我的本性终究还是个放荡不羁,自律欠佳之人,难以终日乾乾。

回溯交易,满是“我和小明”的影子。


稳定枯燥的操作让我疲惫厌烦,但是能带来每月稳定的盈利。

临盘起意操作充满快感和愉悦,却会导致交易结果的不确定。

一路上,我总在肆意妄为和如履薄冰之间来回转换着。


我就这样一边自我反省一边走着。

一路上绿树成荫,长着不知名的小红花。

听着那奇怪的鸟,藏在四处嗷嗷嗷的叫。


突然,一尊雕像挡住了我的去路。

定睛一看,这家伙。

一名男子正在一边撸管,一边举锤自宫。

下面写着四个字:“自我完善”。



深圳市一座自撸自捶的雕像


此情此景,我心我意。

自撸自捶,自我完善。

这不就是我自己样貌的刻画么。


好,那就以这尊雕像为节点,我们打道回府。

在下一篇“老丁小酒馆之三”直接上门槛。




更多投资理财股票交易等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无本创客】,www.wubenck.com

推荐阅读:

根据自身的特点,如何选择合适的创业项目?

创业公司的应收账款内部控制该如何做?最有效的应收账款管理办法是什么?

首选域是什么?如何进行首选域设置?

本文TAG: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3-06-03 13:23:27]  回复

    丁哥,可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

欢迎 发表评论:

搜索
网站分类
  •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评文章
标签列表
最新文章
«    2023年11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短线交易
股票投资
随便看看
随机tag
最新留言
无本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