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丁小酒馆之一:坐谈超短线股票卖点及股票世界观!

无本老丁 2023-04-24 19:34:02 短线交易 13346 ℃ 1 评论


终于是轮到卖点和世界观的议题了。

也算是这个炒股博客迄今为止最难写的一个玩意。

写了几个月算是想明白了,这事儿一口气聊不干净,索性连载。

就当老丁我开了个小酒馆,喝喝酒,唠唠嗑,谈谈心,掏掏底。

啥时候说完,啥时候我这“小酒馆”就上板打烊。


至于这卖点为什么难呢?

好像是问了句废话。


只要是这条路上走的人,心里自然会明白“卖”的难度。

它绝不仅是“卖”本身的问题。

无本老丁股票世界观和超短线卖点配图


交易的本质就是“买卖”,客观行为上是“买在卖先”,主观思维上则是“卖在买先”。

在“超短两问”的框架下,卖是买的理由,卖也是买的结果

我们知道要卖给谁,人家为何而买,才去进的货。

那么从个人实操层面来看,是由买决定了卖的难易度,卖又反向决定了买的结果。

二者相互独立却又不可分割,相互定性又能互为纠错


以上内容,完全可通过老丁我之前小结中的连续交易看出这些特征。

当然,如果你和我的操作风格类似,也必然同样会碰到这些问题。

不难看出的是:

即使D1炸板、买错、浮亏,并不能定性为交易亏损,一切均由D2的卖点处理来决定。

即便D1买的板再硬,低吸的位置再绝,日内浮盈再高,在D2依然有可能是止损出局。

尤其是在“打板技巧”一文中所演绎的“问题链”,更能说明此问题。

即使D1的买点统一,不同的人在D2得到的结果也会不同。

所以“针点论”中的卖和买,终究是个辩证统一的整体。

它们在表象上是缩的两个“点”,但其后牵扯着一个相当庞大的体系。


首先,它必然会牵扯到一个人的性格、股票世界观、理念、体系、模式、仓位、节奏。

再稍微客观一点,它会关乎于胜率,盈亏比,亏光率三者的“生存者模型”。

个人内观来看,又牵扯到逻辑闭环,数据闭环,知行合一的“三通”方法论问题。

具体到盘面和个人应对,会关联到软硬环境、强负关联、退潮点、喜旧厌新、偏好周期、关键点、三浪体系、预期差、五力、超短两问、对手盘思维、猜疑链、换手速率、针点论,等等等等这些概念。


聊到此处,可见这个议题非常的个人化,故标题称之为“坐谈”。

所以才说,索性开个小酒馆连载唠嗑得了,有板有眼的归纳,那就没劲了。

老朋友可能会懂些,新朋友必然会蒙,无妨。

来的都是客,天南地北,自说自话,全和卖点相关,有缘再说共振。

喝开心就行,大不了就存我这。


那么在老丁我的交易体系里,“逻辑闭环”存在着广义与狭义之分。

狭义上,它单指一套模式中的“超短两问”。

而广义上,则是关乎于如何去“交易一整套世界观”。

“针点论”也同样如此。

往小了讲,是买和卖的两个点如何拿捏问题。

其中包括了错位差值、脑内买卖、买卖点交错重合等概念,之后都会提到。

往大了讲,是交易节奏在“时间风险化”原则上的“切片”问题。

后面的连载也会细说。


总之,我这炒股博客更新的3年以来,记录的东西怎么也得有几十万字了。

仔细想想,终究所服务的对象也无非也就是这一买和一卖罢了。

还能说这事简单嘛?

它不简单。

这不是一套战法,主力跟庄,画线画圈,预测顶底就能搞定的事。

而是透过市场,认识世界,了解自己,寻找自己,成为自己的漫长过程。


纵观以往,老丁我从不聊“战法”,只记录自己的想法,结论,问题,过程。

我看问题的方式,也均是通过对手盘分层、市场合力、盘面五力、预期差、资金习性这些来进行划分和分析的。

实事求是,是啥就是啥。

从而在无法动摇的客观事实和定理之上形成一些自圆其说的闭环,最终的目的是为后续研究减轻一些压力,因为这样的地基牢,后续不会跑偏。


不绝是反过来。

比如,在最初认一个“主”,去“靠”一个人,进行“俄乌飞机”式的自慰。

这样做的话,后端发力越猛,反而越容易跑偏,纠错的成本也就越大。


这就好比“校枪”。

老丁我的意思是,直接去掉准星,以第一颗子弹的落点为基准,再度微调校准落点,直至优化在目标身上。

但正向思维来看,则是去制造一把最准的抢,功夫全用在枪本身的准信调教上,试图一击必中。

当然,也有使用各种外挂设备的,软件,多屏幕,各种分析工具和指标,等等,一个意思。


一旦打不中了,常规思维是回头再重造这杆枪。

于是乎,就进入了各种推到重来的过程,可沉没成本和时间成本在中间隔着,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所调整的都是后端已经歪曲的上层建筑部分,而忽略了我们本该打的靶子。

不难看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也带来了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论。

一旦对某种常规思维或共识习以为常的采用,很容易陷入自我否定和怀疑的循环。


比如,在老丁我的世界观中是不存在回调、洗盘、诱多、回踩等概念的。

跌就是跌,涨就是涨。

“弱者思维”,让我认定了自己是没有能力准确知道涨跌原由的,索性放弃了这部分的分析,把它统称为“市场混沌性”。

我只知道,资金会在第一时间反映一切,然后我根据事实情况在五力中找到优势,进场参与博弈。

基于这个逻辑起点,进而后续诞生出了类似于“环境决定论”,“薛定谔龙龙头”,无法定义的“树先生”类非主流龙头,“退潮点”,或者是后续“流动性卡位”等细节层面的东西。

通通是倒着来看的,进而我也发现了“俄乌飞机”类问题的存在。

类似于这种简单暴力的思维方式,我相信老朋友多少都知道是个啥意思。


所以,一切都是市场参与者交易形成的结果,我们通过自己的经验和能力去应对这个结果,让自己的出手具备优势,去交易自己的优势。

而我们的优势,正是我们不同于对手盘的“自我”。

细节点讲,就是我们独到的世界观,和独到的买卖方式。

这个推导方式一旦反过来,则成为了“上帝造石头”的悖论。


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我们通过对对手盘群体的行为和心理分析以及T+1规则下的五力推导,试图解决超短两问的逻辑闭环,就可以有效形成具备自身交易优势的盈利模型。

之后,可以用数据回测和实盘统计的方式去印证自己的观点,最终在知行合一的操作下,生成交易概率上的优势。

一旦发现交易结果的跑偏,我们可直接通过交易结果去校准一切。

最傻的办法,DDL,不做清单。

而不必一次又一次的在源头部分去推翻我们最初的假设。


其实来回来去,其实也就是这么些事。

这就是老丁我的“底”,也我交易研究的方法论。

这些内容我无数总结过,这里再次糅合着唠了一遍。


同样,在我的世界观内,也不存在“被套”。

隔日交易,次日就走,除非一字跌停,何来被套。

这就是时间风险化原则。

通过第一性思维,有些问题在源头往往就可以解决。


所以,在“相”上看似简单的“秘籍”或战法,本质上往往是回避了事物背后的“难”。

而这种难点就在于“变动”

如果说,我是某个财经大V,天天给家人们预测顶底,其实这事儿挺简单。

D2走对了我就说符合预期,走好了就说超预期,走弱了就说不及预期,这不就完了么。

之前在券商也是这样安抚客户的,没话找话。

同理,技术或战法,关键点位置突然行不通了,可以说它的高低位置,或者时间不对,再或者换个维度说选股有问题,等等。

总之,这战法本身是无罪的,就是放在特定的票上用不了罢了。

是吧。


安全感,确定性,以及那些恒定不变的秘籍必然会迎合于人性。

但变,才是唯一不变的东西。

而所谓的规律本身,就是在变的,正是因为它变动,所以才称之为规律。

相比之下,不变的是“定理”。

我认为,卖点也同样存在着定理,且它十分简单暴力。

我会把它放在这小酒馆连载文最后一片的最后一段。


不过直到现在,依然会有人大段大段的给我留言关于技术分析或主力庄家这些东西。

放在以往,可能会被我回怼一番,或者细细的说一番方向矫正的东西。

但现在佛多了,看的更开了,因为市场太大,我觉得这些倒也都是对的。

找我聊这些,仅仅是属于找错人了。

因为老丁我在些这个博客的一开始,就已经彻底摒弃和否定了这种扁平的“俄乌飞机”式交易思维。

这是“鱼”或“渔”的问题,更是老丁我这个炒股博客价值取向和个人交易理念的问题。


我认为,只要是关于“买卖”,这事它本身就不简单。

无论是在交易市场还是在现实生活,它并不是一买一卖这么回事。

而在于人。


最近看了个电视剧《老酒馆》,大家没事也可以去看看,换换脑子。

剧中的山东老酒馆做的是喝酒的生意,他们只卖酒不产酒,却不影响生意的红火。

这买卖延续了几个时代,从晚清一直横穿到建国后。

为何如此?


因为前来的客人奔的不是酒,而是人。

奔的是感情,故事,情怀,期待,情绪,寄托。

陈掌柜就是那个信仰,承载着一切。

只要掌柜在,老酒馆的灵魂就在。


他为人仗义,来者不拒,明面上看似是一路散财,做赔本买卖。

但人家账算的很清楚,什么财可以散,什么账不能欠,门儿清。

上有大义原则,下有账本算盘,一身浩然之气,一生坚守信仰。

从这个角度讲,老酒馆的买卖,交易的本质就是陈掌柜本人的一整套世界观,交易理念,生存者哲学。

无论他是在关东山还是好汉街,无论是战乱或和平年代,也无论他踏入哪里的“市场”,都会有各路兄弟来投奔他,也都有街坊邻里来帮助,自然而然,也就有源源不断的买卖可做。

至于这“货”是啥,其实不重要。


正如我们所买卖的股票,它是啥公司,啥业务,啥概念,是不是龙头,做的啥模式,其实也不那么重要。

老丁我对于这个观点也是说过很多次了。

因为最重要的是,经手的人是谁

正如同创业时的资本跟随团队,这个创业者本身是谁很重要,而不是项目本身。


如同我们打了同一个板,处理的结果是不同的。

我们汲取了同样的知识,在理解上也是不同的。

有趣的是,盘面中的“卖点”就是最能体现人性差异的地方。

这就是“生存者模型”一文中提到的综合素质问题。


这买卖,可能也多少关乎于命理和天赋。

炒股心态”一文中提到过“认识世界、了解自己、寻找自己、成为自己”的过程。

2022.8.23小结也说过,终究我们要成为的是“自己”。

是在市场中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恰如其分的在市场中描绘出自己原本的样貌,并在自己所创建的舒适圈内进行交易

绝不是去强硬的成为某种“我们所期待成为的样子”。


在《老酒馆》中,每个角色都有着自己的生存法则。

老二两的规矩,本身即构成了这个人,让他成为了他自己。

非礼勿为,一个萝卜一个坑,万事万物的生存方式似乎也正是如此。

只要是男生宿舍,就必有一个大哥,一个搞笑男,一个墙头草,一个文青,还一个被欺负的。

只要是工作单位,就必然有人是摸鱼的,拍马屁的,内卷的,老好人,绿茶婊,大傻逼。

一切都在“自动”趋于平衡,在“变动”的实现调配,并不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来决定

即老丁我自己“环境决定论”的某种思维起点。


比如,老丁我这人比较嫌麻烦,喜欢独处,属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类型。

如果在一个团队中有人本身就喜欢顶在前面张罗,那我也就懒得动了,有人抢着买单我都会成全对方,从来不抢。

可反过来,当我处在一个全员社恐的团队中,我往往就会成为那个最能咋呼,最爱张罗事的老大哥了;虽然我内心疲于这样,但自然而然就会这样。


再比如,我本是个比较爱拼的人,可当我处在一个全员都比我能卷的环境中,我可能也会自然而然的归位到“摸鱼”的角色,寻求一份安然自在。

或者,当所有人都是“好人”的时候,我也会自动变换位置到“大傻逼”的角色。

这些东西,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

正如生活和命运无法被我们所掌控一样。


老丁我也提到过一个概念,“炒股就是炒情商”。

那情商到底是什么,它仅仅是关于如何换位思考,让别人舒服,照顾好别人情绪吗?

非也非也。

用我的话说,是通过对于环境的识别,主动调整自己的位置,改变自己的行为,从而“照顾好别人眼中的自己”。

一切的调整,依然是为了自己的舒适与安全。


前文提到了市场中的“成为自己”。

是的,炒股中的情商,并不是为了去算计别人,了解对手盘这么狭隘。

而是为了能在环境的变动中找到让自己舒服的位置,在舒适圈内,顺应天时生存。

一个内心酷爱做追涨打板的人,如果每次打板都会亏损且带来烦躁,但每次半路都会有日内浮盈且睡觉踏实;那么即使他心里即使再爱打板,最终也会自然而然的趋向于做半路。

这就是顺应了客观事实,完成了自我调配。


所以我说,技术分析也好,与庄共舞也罢,这些没毛病,自己认可,自己舒服那就行了。

这些东西辩不清的。

有的人,你不让他在内心“跟”些什么,去信仰些什么类似于“主”的绝对力量,他们就会陷入一种《三体》中,叶文洁说的“奉献目标的缺失”。

那么,做交易就没有啥期待和奔头了。

靠自己这三个字,对他们来说会击碎信仰。

所以人和人,真的不太一样了。


至于老丁我自己。

我最初也认为自己是个格局型的龙头选手,认为我自己是生存者模型是做盈亏比为主。

尽可能通过试错,试出一整段主升行情拿满。

这么想其实并没错,但它只是偏离了实际的、我内心希望自己成为的样子罢了。

一路走来,我必然会顺从现实,不断调整,也自然而然开始偷鸡摸狗化,在动作上更多是“看着接力玩套利”了。

这一切,我心里再清楚不过,一路断断续续的小结也应征了这一切。


而所谓的“拿满主升”往往也只吃中部或后周期的那一段,“吃”的方式和我最初的预估大有不同。

吃满,均是通过“脑内买卖”完成的格局,而绝不是我最初所认为的“格局”。

进而,我也能够多少看懂其他人的交割单了。

别急,这些后续连载会一一提到。


同样,我的视野里也不再拘泥于连板票的情绪周期,以及所谓的“绝对龙头”,而是出现了茫茫多的“树先生”品种,和说不清的“薛定谔龙头”。

从那时起,我也就不再惧怕所谓注册制时代的到来了。

准确的讲,就是在厦门集美闭关的那三个月完成了这一转变。

从某种角度说,在我目前的世界观里,“情绪周期”也已经消失了。

或者说,它已然成为了某种“俄乌飞机”问题。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我这人没变,投机也没变。

只是我认清了自己,根据环境做出了某种顺应。

这一切变化,我在最初是根本设想不到的。

所以,人,终究得选择自己要去的位置。

这个位置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主观去选择的,而是天时和环境帮我们选的,就看我们是否去顺应;有些东西即如“股海伏笔”中的那些神神叨叨。


当然,也可以选择死倔。

如果一切非要按照自己内心所期待的样子去死磕,去臆想,去预测,去硬来;不是不行。

正如《老酒馆》中的那爷,一场梦,醒与不醒的选择罢了。

也如同剧中的老蘑菇非要去做大哥,贺义堂想要做掌柜,桦子非要娶个日本特务,一条道如果非要走到黑,硬去做本不适合自己的事情;那过程必然是坎坷的,结局也必然是惨淡的。


在被人津津乐道的《遥远的救世主》中,里面的刘冰,面对一次次环境变动带来的选择,不也正是如此么。

他败在了自己的人性弱点之下,忽视了事物原本发展的规律,忽略了自己本该调整成的样子;而这个机会本就一次次落在自己的手里。

所以,关键还是在于整个变动的过程中我们是如何根据环境调整自己的想法与作为。


我想说的是,D2中的每一个卖点,都是一次变动中的瞬间调整与抉择,根本无法在技术上定性。

这就是卖点的“不确定性”,后续连载也会说到。


人终究得去做顺应天时做事,做适合自己性格,合乎自己心意的事。

天生畏高的人,本就不该盯着高位龙头妖股看。

天生急性子的人,也不该去拿波段玩价投。

什么人,最后终究就会去做什么事。

做不到让自己爽,也得让自己舒服些。


卖点和世界观更是如此。

卖点具有“贯穿性”特征,而世界观则具备了无限拓展的可能

它们很难有固定的认知边界,想要优化到最佳,只能对着“靶子”优化落点;

如果想优化“枪”,那得优化一辈子。


我们至多是在一定的范围内做到随心所欲不逾矩。

至多也就是个无憾,无悔,无惑,无咎。

在这个过程中,只要一不留神就容易“过分”和“过度”,进而造成“大过”。

比如腰斩,比如大幅回撤,比如中途放弃,比如投机取巧走错方向,再比如盘中起意的随性交易等等。

最难做到的就是“刚刚好”的平衡,即在所谓的“认知边际”内做事,在“管中窥豹”式观测的范围内做看得懂的事情。

如果做到了恰如其分,那么稳定的成绩也会是一种必然。


当然,在《老酒馆》那个电视剧中,我们可能都想做陈掌柜,在《遥远的救世主》里都想当丁元英。

但还是前文的那个问题,我们存在内心的目标,但终究得去对应自己合适的位置。

在这个试错的过程中,必然会有夭折和试错的痕迹。

比如过分保守的老二两,比如生不逢时的那爷,昙花一现的小棉袄,等等。

最终,经过2-3年的探索,必然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一两个角色,即一两套出手既有的模式。

说白了,我们只需要做这两三个角色就足以。

哪怕它只有一个。

可我们的贪念,是永无止境的,因为我们都想“完美”。


所以,在股票交易这个“买卖”中,又有几个完美的陈掌柜呢?

提到龙头妖股,信仰归信仰,情怀也归情怀。

但又有几个能在龙飞凤舞的操作下,把自己的账算清楚呢?

一次次的折在自己“喜欢的”模式上,那这个模式又有何意义呢?

我们更应该看看到底是哪套手法总让我们赚钱,是哪种假设更容易主客观统一,又是哪个买点让我们更容易卖,哪种卖法总让我们浮盈变浮亏。

这才是我们最该做的,数据,最终会直接给出方向和答案。


老丁我目前保守来讲,只有三套模式,这三套模式讲起来也可谓是简单暴力且荒诞。

但它足矣应和我的股票世界观完成对齐。

理念上曾经说过,强中强,弱转强,弱中强,弱中弱。

对,这回多了一个。

模式上,追涨,低吸,抄底。

大体上的东西讲起来都是简单的,但背后的东西则一大片。

这是关于“一秒20拳”还是“一拳20年功力”的选择问题,

后续的连载也会讲。


聊老酒馆吧。

说个千古难题:如何控制住平均回撤。

如果控制不住它,相当于我们情怀一直在让自己的“酒馆”赔钱。

这个问题,真的只是D2具体在水下几点硬性止损的问题嘛?

并不。

因为它依然不只是“卖”本身的问题。

而是它背后庞大体系的问题。

前文我也给出过答案,买,决定了卖的难易度。

而这个难易度,又是由超短两问决定的。

超短两问,又得服从于条件概率的叠加。

而条件概率,则会受制于软硬环境的制约。


好了好了,套娃了。

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先歇歇,先歇歇。

可真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不是老丁我喜欢故意神神叨叨,而是交易中的有些东西至多自己达成“不惑”,可一说就错。

我这人也最讨厌神神叨叨。


但有些问题吧,我自己确实也真不知该从何说起,但又觉得它说也说不尽。

既不能大言不惭的说一切以我为准,又无法推翻和证伪我自己得到的核心结论。

股票世界观也好,卖点也罢,本质上都属于这类含糊的东西。

谁说谁有理,谁讲也都对。

你说是天赋也好,运气也罢,似乎就是有些命理和定数在里面。

有人就行,有人就是不行。

有些人看懂了,做不到。

有些人不全懂,但能做到。


至于那些咬文嚼字的东西。

能说“走弱了就卖”或“不及预期就卖”这两句话有错么。

其实都没错。

能说“上升、下降、箱体”的三段式划分,或“主升、震荡、试错、退潮”的四段式划分有毛病么。

也都没毛病。


当然,隔日取钱就走,干净利落的超短线交易节奏也没问题。

玩格局波段,尝试拿满主升段落的所有利润也没啥问题。

全都对。

市场太大,不同在于人心;人心太小了。

这一切都太个人化,抽象化,俄乌飞机化了。


为何会俄乌飞机化。

因为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切关乎于自己到底相信和坚守着什么,验证出了什么,以及能否通过交易做到它。

从而才能在内心中定义什么是“正确”的操作


而这种所谓的正确,也只是在个人的股票世界观内正确,但客观市场的构成并不一定就是这个构架

所以,市场是否真的按照我们的假设运行,根本不重要。

因为我们所有的结论,本就都是参照已走出的行情归纳总结的

那么,结论无论是否为谬误,它本身就是规律的呈现

只是每个人的解读不同,每个人的编解码不同罢了。

一人一规矩,一人一念想。


交易类问题,它最终偏向的是主观理念和信念问题,而不是客观的技术与规律。

你我所坚信的“闭环”或许均是阶段性产物,只不过它恰好沾边了市场运行的某种定理。

火鸡农场里,我们既然已明确知道自己不是农场主,那还能是什么呢。

这就反向证明了老丁我的“弱者思维”的确定性。

进而,为“超短两问”和“对手盘思维”提供了逻辑起点。

征服市场也好,跟随主力的思维也罢,本身就已经有点摇摇欲坠了。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的研究对象不是市场本身的规律或定理,而是从其他游戏参与者的群体心理入手,以某种“以小见大”或“管中窥豹”的方式尝试试探全貌。

当然,这就必然有误差和误读在。

所以,超短线的本质即在于管中窥豹的观察下,在一定的框架下,进行关键点高频率试错,以尽可能的短交易周期,试错周期,去一次次验证,和“碰”出群众们赏的一大口肉罢了。


窥探一番,最终的落点依然是能够更好的剖析自己,从而达到内心不惑和动作上的无咎,获取明白的利润,面对坦然的回撤;而不再以“不甘”和“我希望”而成为情绪的奴隶。

如果我们知道了自己能力的边界,也知道了什么是“正确”的动作,明白我们一直在努力些什么,那就借用《遥远的救世主》中的一句话吧。

好像是这么说的:

如果最终的结局注定是碌碌无为,那碌碌无为也正是价值所在。

是啊,最终如能明明白白的求得一种平凡,也远比如鲠在喉的幻想可贵的多。

从这个角度讲,模式内交易,本就是去交易整套世界观,只不过是管中窥豹中管子粗细区别,和能耐大小罢了。

从这个角度讲,销户,也本就是最终的悟道,直接灭了你整个世界。


说到这世界。

我厦门的小世界,也算先翻一片儿了。

前不久回了趟厦门,见到了周大游资。

前后脚,他也要离开那里。

集体告别一段回忆,某种青春结束。


吃着最后一顿火锅喝点酒,聊了聊《老酒馆》。

他说他像里面的那正红,我说我像里面的老白头。

一个因循守旧,心为藩篱难逾越;

一个抱着假酒,临终末了才恍然。

聊了半天,感觉啥都说了,啥也都没说。

就和老丁我这篇文一样。

那就当散即散,咋嘛着味,各回各家吧。


只能说啊,这世界太大,这人心又太小。

我们有限的视野,能够在这混沌的世界中捕捉到某些道道,得以被我们短暂的把握,足以。

至于世界观的尽头,到底是“大道无形”还是“大道至简”?

这本质上是个选择问题而不是眼界和能力的问题。

老丁我是个弱者,所以我做了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下篇连载文,我会给出我的世界观和答案。


一切就会从一尊“自撸自捶”的雕塑说起。

那就,未完待续……


(2023.4.24,18:59 pm)



更多有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无本创客】,www.wubenck.com了解更多

推荐阅读:

初创企业面临的税务风险有哪些?

不签劳动合同对谁有利?创业公司是否能不签劳动合同?

现在生意难做的原因是什么?为何守业更比创业难?

本文TAG: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3-05-27 21:23:27]  回复

    知乎来的,内容不错!

欢迎 发表评论:

搜索
网站分类
  •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评文章
标签列表
最新文章
«    2023年11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短线交易
股票投资
随便看看
随机tag
最新留言
无本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