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线王国扛把子:谈谈龙头股的选股策略及分类

无本老丁 2022-10-13 短线交易 9254 ℃ 2 评论


标题有点拧巴,又是短线王国又是龙头股选股策略的,就是压点关键词而已。

说过多次,本质上龙头股是不需要选股的,只是需要理解其分类

具体的后文都会说到。

基于本炒股博客爱扯淡,喜欢哲学炒股的原则,那就扯一下量子力学。

无本老丁关于量子纠缠和龙头股的配图

具体说,量子力学与龙头股之间到底啥关系?

就是卡巴斯基和巴基斯坦的关系,也是哈姆雷特和哈利波特的关系。

即没啥没关系,但有点关系的关系。


那么从以上3句废话,就可以引出一个核心观点:

A股市场上所有的股票之间都有所关联,只存在关联强弱的问题

强关联,就会形成流动性卡位,也很容易被观测到,演变成各种模式和机会。

弱关联,则很容易被忽视,让人觉得牵强,也难以引发大众预期下的市场合力。

当然,个股和大盘的关系也是一样,这个在“股海上的灯塔”有详细说明,不赘述。


这类强关联,在同一时期内产生出的各类人气龙头和高标之间体现得尤为明显;一旦被我们观测和捕捉到,即可带来各种套利机会。

毕竟,人气票在一个阶段内就出现那么多个,就算硬塞自选,屏幕够大也能塞得下。

如果一个人目之所及的范围根本看不到这些标的,或在最初也不认为它们存在着关联,那就没有任何可能捕捉这类“超视距”的机会


而以上这些,就跟量子纠缠的相关内容很像。

当两个纠缠态的粒子形成了超距超光速的传递信息的现象,总让人觉得卧槽真不可思议。

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距离太远了,突破了局域性原理和光速的限定,更突破了我们的定势思维和常规预期。

但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


假如,它们本身不涉及距离问题,其本身就属于一个大的整体呢?

即,宇宙本就是一个整体,而其中的每个所谓的物体和元素都只是其中的组成部分;那么在整体内部的每个元素之间,即使看似距离再遥远,也依然同属一个整体。

那么,这将不再涉及到信息传递及其速度问题。

兴许,这才是超光速的本质。


那么同理,市场里的任意两只票看似没任何关联,那如果我们把整个市场看也做是同一个整体呢?

或者把同一时期出现的所有情绪票都看做一个板块呢?

进而借用“股海上的灯塔”一文中的“流水”观念来看就更容易理解了:

本质上每个票之间都存在着或强或弱的正负相关性,因为它们本就是一个整体的组成部分。

格局也就打开了,卡位也就看懂了。


如同一个人,血液总量忽上忽下,但总体不变,只是每天在到处流窜而已。

当你打算撸管子的时候,就会往下集中;当你在倒立的时候,就会感觉真上头。

上面这些废话,同时也解决了跨行业、跨题材的同属性板块归类问题。

这东西很主观,但也很可观。

主观在,你似乎总得前想到这些关联;客观在,只有当它客观发生的那一刻才能让你“提前”想到。

有点绕,没事,后面会懂。


所以,你能说卡巴斯基和哈利波特、巴基斯坦和哈姆雷特、量子力学和龙头股它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并不能,我们甚至都没有证据证明地球本身不属于微观世界。

我们至多以人类的视角来说,哦,这些东西天南地北,属于弱关联。

因为“我们认为”它们距离太远,概念上八竿子打不着。


说到这八竿子打不着,又让我想起了俄乌战争与打飞机的故事。

老丁我曾提到过“根据俄乌战争的结果而决定今晚是否打个飞机”的重要议题。

那么,为何总要用打飞机举例?

因为据说做交易的顶尖高手都是没有性生活的,而目前我们与这类顶尖高手的标准相距甚远;故而取乎其上,仅凭口述参与一番。


针对这个俄乌撸管事件,如果用爱因斯坦的方式去理解,就必然就有前因后果。

理论上是决不允许混沌撸管、随机撸管,和叠加撸管存在的;这违反常理。

毕竟宇宙的一切都有自己的规律和定数,顶尖高手撸的每一下管子,都必然会找到一个恰如其分的原由才行,毕竟那是顶尖高手的动向啊。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们总会把一些很“愣”的拉板形容成“硬撸”,而不是硬“拉”或硬“买”,是有原因的。

有时候一些人还会给自己撸上龙虎榜,供人们分析一番。

对吧。

而至于这个人究竟是选择看着三峡大坝来撸,还是俄乌战况来撸,虽因人而异,但大部分人认为,一定有他的行为动机在。

即使我们观测不到其动机,那也很可能隐藏在其交易理念的某种因果里,或交易体系的某个缺失中。

类似于,无论怎么走,总会有个变量,有个庄家或主力在干预。

说白了,越是碰到解释不通的奇葩情况,越要甩锅给我们不知道的“隐含变量”。

那看不见的手。


这就和产业链战法及技术分析的内核一样。

老师教一套龙头战法,自己做又是另一码事。

自己做不出来,老师会说出一大堆你没注意到的隐含变量,是你的龙头战法没用到精髓,没有升级最新版本。

需要再交18888,直接买一个龙王公式。

那么你就会花了18888买了这个龙王公式,发现不咋好用,毕竟依然有未来函数在漂移。

没办法,不甘心啊,再次等升级吧。

因为潜意识中的正向思维告诉我们:

道可道非常道,市场的一切运动都是有规律可循的,都会有主力和庄家的踪迹,我们需要辛勤修炼,要摸清这个规律,要实现散户戏庄!


这就如同PUA技法往往在高学历人群身上好用,电信诈骗往往对文化人奏效一样,因为高等教育带来的正向思维告诉他们自己有所欠缺时就要去克服,去突破舒适区,要进步,要完美,从而付出必要的代价,找到隐含变量,让自己回归“正确”。

于是越陷越深。

这东西我没法直接否定,毕竟有人甘愿为此痛苦一辈子。

只是我们在最初就可以预判到的是,这是个深渊型的问题链。

依然是选择问题。


而这一切,如果从量子力学的角度看可就干练多了。

这种荒诞与戏谑感,也正符合老丁我看待市场的态度:

我们不仅要承认俄乌战争确实和撸管子有关,还要在恰当的时刻仔细关注这位撸管高人的动作细节;因为他撸的每一下动作,都有可能同步决定俄乌战争的走向。

毕竟,量子力学的相关的实验结论表明:

事物本身往往就处在各种叠加态和不确定性中,只有当人为观测的那一刻才会产生坍缩,生成一个完全随机的具象结果;而两个纠缠态的粒子之间的关联本是一体性的,不存在速度。

进而,哥本哈根学派认为:是未来决定了过去。

那么从这一点说,一个人撸管子的成败,完全有可能决定三战是否开打。

你没法证伪它俩无关。

因为他也许撸的正是上帝之管。

还记得那时候的反向指标“坚果哥”么?

你也无法反驳他和每个人气票的强关联。

毕竟他可能打的就是撒旦之板。


当然,扯淡归扯淡,不拿撸管开玩笑。

只是老丁我想说,正向思考和追求确定性确实是人类的本性;越是相信现代科学的进化完全之人,就越是如此。

毕竟我们从小到大的思维定式,就是按照科学与理性的路子在走,必须对错分明。

我们的思维定式都是非A即B的,因果报应,对错分明;没有人评价一个人真是个半好不坏的人;也没有人会评价另一个人为叠加态的薛定谔傻逼。

我们都会很肯定的说,这人真他妈是个24K纯傻逼。对吧。

我们内心喜欢这种确定性。


只是这种基于正向因果论的推导思维,并不适合用于对股票市场的研究。

老丁我之前多次提过这一点,并也因此提到过的休谟问题。

比如,老丁我曾也在“股海伏笔”一文中就曾记录:

通过正向思维推导出的因果论,并不适用于股票市场”。

也在2021.3.18小结中说过: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们必须要承认市场的混沌性”。


相反,量子力学的荒诞视角反而能够揭示更多市场的基本原理。

如果俄罗斯卡巴斯基软件一崩溃,远方的巴铁就会立刻搞军演;量子力学的研究一旦出现突破进展,A股就会同步爆发妖股行情的;俄乌战争一放蘑菇的同时,就有人对着北方在狠狠打飞机,等等。

那这就说明兴许他们构成了纠缠态下的强关联了。

我们也难以再用“隐变量”去强行做解释,毕竟一个正常人,非要为这类癫狂的举动找前因后果,那是自己找虐。


所以,市场里的很多相关问题,我们需要去反向推理。

甚至可以认为它们本就是一体的,头尾可以相互决定彼此的性质

比如,“未来决定了过去”。

这也是老丁我一直在强调的重点,只是嘴笨。

什么时代的马云,马云的时代,什么环境决定一切,等等,通通是嘴笨。

反而这次量子力学用一句话就帮我说清楚了。

那就容我掰扯一番。


举个例子,就说眼前这位正在阅读本文的达瓦里氏:

正是由于你以后成为了一名游资,所以你现在正苦逼哈哈的读文章和复盘。

而不是由于你现在苦逼的读文章和复盘,所以以后才会成为一名游资。

你,明白了嘛?


再比如,前几日有人问我。

如何才能做到在“股票的预期和超预期”一文所说的“快一步”。

同理:

正是由于很多人的动作比我们慢一步,所以我们才会显得比别人快了一步

而不是由于我们在左侧操作比别人快了一步,所以别人才会比我们慢一步。

毕竟,老丁我个人在超短范畴的交易理念从不涉及潜伏和左侧。

那么,所谓的快一步,其本质是去捕捉到了别人会慢一步的那个点。

反着想。

当超预期产生的那一刻,对手盘要么会大脑停摆,要么会假装看不到。

无论是哪种结果,他们都必须得在次日去承认目前所形成的市场格局,并在模式内应对

而对于那些早在盘中就同步盯盘和操作的人来说,已经是相对快了一步了。

就是如此简单和荒诞。


带入以上这些,再去回看“股票的预期和超预期”一文,就会有更深的理解。

就会觉得原本深奥的东西竟是如此的扯淡。

所以,很多问题都是主观意识和思考角度的问题;而不是市场本身如何运行的问题。

这是两种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主观上也会为自己形成正反不同的预期差。


既然提到了未来决定过去,我们就把话题带入到龙头股来聊聊。

那么,龙头到底是走出来以后上的,还是提前做功课埋伏出来的?

这本质上,就是个上帝扔不扔骰子的哲学问题。

用量子力学的角度来看,即你是承认市场的本真是随机和混沌性,还是一切有规律可循呢?

如果你不承认的话,那么就会认为龙头本身一开始就是龙头,在它首板甚至是启动之前就已经是那个将要出现的龙头了;所以你的研究方向也会顺着这一点去寻找所谓的“隐含变量”。

死胡同了。


如果你承认了,那么就会认定,龙头在确定成为龙头之前,它的本质就成为了,既是龙头又不是龙头的“叠加态”和不确定性状态;唯有它自证明成为了龙头,且被你观测到的那一刻起,才会坍缩成了一个具体的准龙头。

这就反人性了。

因为一旦你承认了市场的本质就是随机运动,谁都不知道那个龙头是谁的话,那么相当于你默认了自己在市场面前就是个弱者和傻逼;市场才是老大,而且还是个玩骰子的老大。

这大多数交易者接受不了的。

我们的教育方式和精神内核不允许,必须得有个青天大老爷做主才对,即所谓的遥远的救世主。

总得有个国家队、机构、主力、庄家;实在不行的话,大游资也行,内部人士也行。

内心独白是:我们当傻逼可以,但总得有个人为自己的涨跌买个单吧

这就是大多数人的心态,需要个平衡,情绪释放的出口。


如果换一个想法,这里强调,仅仅是想法:

市场本身就是由和自己同样的参与者在按照统一规则玩耍,并且谁没有能力预测市场;且市场本质就是一个无法被全面推理和计算清楚的,混沌且充斥着不确定性东西。

那么,似乎研究对手盘和市场合力,就是最现实的选择了

从这个观点出发,所有的跟庄学、划线派、画圈派、基本面派、预测派,等等,都白学了。

所以啊,梁漱溟总结的好。

这人呐,喜欢要么当爷,要么当孙子;很难在中间待着。


但我们的内心要不就是觉得自己很牛,总觉得自己比市场聪明;要么就是觉得自己真傻比,还是大哥和老师们厉害,带带我吧。

前者会向下补仓,左侧低吸,龙头潜伏,捕捉拐点;后者则会研究火箭班、股票群、杀猪盘,跟庄战法。

极少会有人能平和且客观看待这场本就相对公平的游戏。


交易这东西本身就是反人性的,并且老丁我认为市场上的绝大部分人都应该是大傻逼。

这也是为什么老丁我不断在强调一个点,即我们研究的一切都是为了揣摩对手盘的心里和思维,而不是市场本身的运动规律

我说这一刻的时候,相当于已经默认自己就是个井底之蛙般的傻逼了;因为我主动缩小了自己的世界观。

但问题是,这东西缩得越小,看的越清。

量子力学如果没人观测,兴许我们现代科学的发展方向会一直错下去。

而市场本身的运动规律就是混沌性、叠加态和不确定性,这不是个假设而是我认可的事实。


从我这个观点出发来看:

我们画出的每个支撑线或阻线,都是在画过去

那条线的本质是自慰线

我左一条阻力线,决定了上证指数的顶部;右一条支撑线,撑住了明日十几个亿的潜在抛压。

这不扯犊子呢么,这不是自慰又是什么。


所以我才会在2021.7.21小结里,将所有的一切总结为了最后的一句话:

“易之不易见如来”。

如果用量子力学的角度瞎扯,那意思就是说:

那个被我们苦苦追求的真理也许会因为我们的总结和观测,在某一刻坍缩成一个静态的固定值。

可一旦这个所谓的最终结论被观测和具象化,就偏离了其运动和混沌的本质了。那个所谓的真理,也会立刻在另一个平行维度,继续以无法被观测的,“如来”的方式继续演绎。

还是有点绕,本质还是“混沌”。


所以,聊到这里,市场那么多票,我们为何要做龙头呢?

就是因为,龙头就是这场混沌游戏里唯一具备最强确定性的存在

它的出现,一旦被观测到,就会坍缩成一个能够锚定一切,并与一切情绪票产生纠缠的轴心

相比之下,除它之外的任何票,都是不确定性的存在

不上这个确定点,那还上啥?

难道主动退而求其次,去选择那些被它锚定的嘛?

对吧,生活中同样的价格我们都会挑最大的西瓜,有谁主动买小的呢?

除非是大的被抢购一空了,我们才会选择次佳的。


好。

那么在股票世界里内是否也会出现类似于物理学家惠勒的“延迟实验”中所展示的“未来决定过去”的现象呢?

既然这是哥本哈根学派的正统推论,那必须有。

还记得前文所述的,你成为游资的前因后果嘛?

记得就好。


那么,老丁我抛出一个重要结论:

因为我们后来才看到了龙头成为了龙头,所以才能反向证明,在此之前时空中的每一刻都属于杂毛阶段

从这一角度讲,是未来决定了过去;未来的某刻,决定了过去在当时的性质

所以,关于龙头,不是人们认为的正序因果,而是我们在对结果进行认为观测的那一刻才同步决定了以往的一切


那么基于此,可以再引出第二个核心结论:

龙头玩家是不需要选股的,但凡被人选出来的都是杂毛

即,龙头在选人,而人在选杂毛

因为当龙头诞生被观测到的那一刻,它就成为了筛选器,筛选掉了所有不敢上它的人

这句话是我借用别人的,我觉得总结的很好;替我表达了自己想说的东西。

正是由于人们都看得到它,就更不存在选股问题,仅仅在于自己敢不敢上的问题了。

所以,选股,对于龙头玩家来说是个悖论。


有些人可能不干了,他们喜欢潜伏,喜欢左侧拐点。

说,如果万一首板就押对并持有到最后了呢?

好,是有这种可能的。

这就是爱因斯坦式龙头。

这很辩证,也可以根据第一个核心结论进行进一步解释:

如果是同一个标的没变,那么在它被人们观测到并被认可为龙头之前,无论它处在什么状态,均属于它的杂毛阶段,依然是杂毛票中的一员

你所持有的也依然是杂毛票

即使后期它成为了龙头,那么也只有在它成为龙头的那一刻起,你持有的票才算持有了龙头。


说到这里,再引申出第三个重要结论:

正是从它未来成龙头的那一刻起,决定了它曾经的首板,现在是龙头的首板

从而,在这个大级别龙头诞生并走出来以后,才会有茫茫多的龙头战法玩家从它的首板开始研究

但基于第一个核心结论,他们不会在这个票的“杂毛阶段”就去研究它的首板。

再回忆下我的话:

正是因为你以后成为了游资,所以你现在在苦逼兮兮。

你现在就相当于是首板,而未来那一刻的质变,决定了你现在是不是一个“龙头的首板”。

当然,如果回到当初“杂毛阶段”去介入,那时候所介入的依然算是杂毛,因为它所属性质的决定权在于未来

只有当龙头实实在在的走出来,并被我们观测到的那一刻起,才会“坍缩”成了具体的龙头。

那么在此之前的任何一种状态,都可以称为“不确定性”。

我的话来说,那就是“混沌性”。

而这个混沌阶段,理论上是需要我们避开的。

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称之为“补涨”阶段、“试错”阶段。

这样去辩证的理解“看着龙头做补涨”这句话,就清晰和辩证多了。

必要性,要自己想清楚。


所以,在这个龙头成为龙头之前,就算它有再大的概率成为下个龙头,它依然是薛定谔那只半死不活的猫,是龙头和非龙头的不确定叠加态。

猫,不能半死不活;但票,可以是龙也可以不是龙。

前者只有两个结果,后者则根据我们不同人的“观测”方式和时间,而选择性坍缩。


那么,我们每个人的标准是什么呢?

每个人都不同,比如赵老哥说二板定龙头,有的人认为绝对涨幅,也有的人认为是带动性、抗压性等等,都有。

核心依然在于反着来,我们得去了解对手盘心里的龙头标准,从而锚定自己心里的龙头;进而捕捉形成共同龙头预期的时刻,产生集体龙头信仰


那么,消化完以上所有,进而可以推导出第三个核心结论:

如果是做强中强的龙头而言,那么在龙头成为龙头之前买入,我们买的就是不确定性

而超短线交易,我们需要做的是确定性。

那么从再从这个角度去理解“龙头都是走出来的”,以及再去回看“股票内参”一文,就会对龙头股在时间轴这一维度上的诞生和演变有更深层的理解。

而反逻辑的点在于,这种地位的变化是瞬间完成的,而不是像我们惯性思维那样认为的存在一个过程

就好比,当人们说“退潮期”的时候,老丁我不断在强调退潮不存在“期”,而是某个点;任何一秒都可以开始退潮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念。

前者,可以理解为是新兵培训指南,后者,则是临场应对的战场生存经验。


以上说的未来决定过去的现象,特别像是两个处在纠缠态的粒子。

它们本质上是一体的,在未来的某个点突变,会同步影响到它前后的一切性质。

就像“股海伏笔”一文中所说的同一事物中的阴阳两面;无论这两个粒子之间相隔了多远,只要未来的一端发生了改变,则远方的另一端也随之“同时”改变。

那么从这个角度上说,也许从某种更宏大的级别来看,并不存在时间维度,也不存在距离。

自身,就是自身。

龙头的头尾状态,任何一个点的改变也都是同时的,开始决定了结果,也是结果决定了开始。

再从这个角度上去理解未来函数以及技术分析的弊端,也会更加深刻。

毕竟我们人类有太多的观测和认知局限性,我们唯一最具确定性的方法论,其实就是从结果看到过去,而不是反过来去寻找各种隐含变量。

草,好绕,但我相信说清楚了。


当明白了以上这些,那么针对于龙头股而言,我们的主观意识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主观意识,一方面涉及前文所述的主观思考角度和理解方式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包括我们该如何观测,以及何时观测的问题。

可别瞧不起这主观意识。

米卢一句“态度决定一切”就让中国男足进军世界杯了。

可前几天,国足却连越南都干不过。

差在哪里?身体?战术,还是待遇上呢?

也许就差在这句slogan上了。

当时的人民志愿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役太多了,又赢在哪里了呢?


老丁我曾说过,人越怕什么,就会越鄙视什么。

比如一个让人感到恐惧的对象。

但当你真正直面去观测它,去和对方交手,那一刻它就会从一种被无限恐惧和放大的“不确定”,瞬间坍缩成一个具体的,微不足道的,可以被描述的结果。

反而不再害怕,反而更让你知道自己该如何战胜它。

前不久看过一个韩国恐怖片,说法医在坚定惨死的尸体的时候,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去看一眼死者的脸,从而不让这些惨死的人不断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就是把死者不确定的脸,通过观测,瞬间坍缩成具体结果,这样就能在脑内翻篇。


在做龙头股的时候也是一样。

很多人看到后害怕,所以鄙视,鄙视那些玩龙头的。

但当你真的看到一个涨幅最凶猛的票,观测它,研究它,和其他参与者一起搞了它,就会发现赚钱也不过如此。

赚的更多,亏得更少。


这事如果放在量子力学中去解释,就会涉及到量子力学的一个结论性问题。

无论是双缝干涉实验还是无限复归实验,也都在指向一个最终结论:

量子力学的终点就是人类意识

在2022.8.11小结提到过,即使全身的器官都换过一遍,“我”之所以还是“我”,仅是因为我的意识存在着。

在2021.5.7小结中我也说过,一个人的世界是美好的还是充满戾气的,完全取决于这个人本身过的好不好。

老丁我在“炒股博客”一文中曾说过:

“一切都是根据自己的视线而走的”;

“你看向哪里,就能在哪里发现问题和机会”。

等等,我写过太多这样的东西……


在现实世界里,当我能判定一个人本身过的不好的时候,我会有意避开他。

以为必然他的世界是非常糟糕的,人就会充满负能量;这会影响到我。

这样的人会讽刺挖苦、说话冰冷刻薄,会把我的世界也变得相当不爽。

当然,一切也反之亦然。

当我自己感受很糟糕的时候,我首先会暂停交易,之后会注重这些东西别传染到别人那里。

我们都在打一款第一人称的体感游戏,我们谁都无法证伪它。

那么,除了我们本体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都是NPC,我们目前没看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还没被显卡渲染;股票账户只要我不看,就不会产生具体的盈亏结果。

即,我们目光的参与,是决定一切变化的根本原因


那么更大局来说,宇宙和世界之所以是宇宙和世界,其根本原因在于是因为我们人类的参与和观测。

这就是物理学中的“参与性宇宙模型”。

对吧,你很难证伪它。

所以,我在一年多前的文章里就说了,针对于那些龙头恐高症患者而言,敬畏市场,怕它太高;根本没必要。

怕个鸡巴,大家都开着一样的户头,用一样的规则,别人能玩,你一样能玩。

这就是为什么老丁我想清楚一切,打算正式买入超短世界的第一个选择,会选择只打龙头加速的原因所在。

选择问题。


Ok,如果我们继续按照这种唯心的方式扯淡,那么很多事实也一样无法证伪:

比如,任何一次亏损的最直接因素都在于我们的止损动作

如果我们不止损,那么它就是浮亏,它都会继续回升的可能。

有多少次我们一止损就开始上涨,对吧,你没法否认;这让人痛苦。

成熟的超短交易着会说,就该这样,我们玩大概率。

这话是没错。

但在我看来这并不见得正确,而是风格问题,是你的出局风格是否适合自己内心的问题。


于是,相应的才会产生各种类型的格局型选手。

格局型选手并不是他们本身心脏大才采用这种手段,这是正向思维。

事实的真相是,正是因为他们早就看清了这一点,早就了解自己;所以只有这种木讷的格局行为,才能避免那种每次割肉后心塞的感觉,才能让他们赚到相对舒适的钱。

只不过恰好这种格局的手段,让其他从第三者角度看来不可思议,佩服至极。


那么同理,关于游资所说的“信念”问题。

任何一次放弃和失败其实都是需要我们自己的主观意识去配合的

如果你不配合,那么你就没有失败

而当你决定自己失败的那一刻起,这个“未来”的结果会决定了你以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迈向这个失败的过程而已。

对吧,你没法否认这一点。

这就是为何老丁我在2022.9.2小结中说,“要永远活在牌桌上”的根本含义。

无论当我们多惨,只要我们没认定自己此刻失败,理论上讲我们还在通往未来成功的路上。

所以我才会很早就记录说,“真正的成功是不再惧怕失败”。


同理,无论我们在市场上赚了多少钱,我只要不离开牌桌,那么在未来的结果出现之前,这些钱都不一定就是我们自己的。

除非你采用“不观测战法”,任凭市场发展,就让它处在不知道涨跌的叠加态中,等感觉股灾过去,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再去享受打开账户所观测到的具象结果。

这不就是我在2022.10.10小结中说的“11月份再说”的意思么。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直接取钱买房,买华子,吃喝玩乐,把不确定性主动转向确定性。


综合以上所述,关于主观意识的问题,我们可以推导出很多很多足矣应用在我们交易生活中的结论,并且也可以解释为何很多高手会变得“古怪”。

比如,忘记自己的成本;

比如,别去看论坛里别人的吹逼;

比如,人与人之间不要去分享战绩成果;

再比如,老丁我说的去做一个“信息的孤岛”。

对吧,很多外界东西会影响到我们的主观心态,而心态决定了我们的一切。

要保护好它。


所以到底意识决定物质,还是物质决定意识。

这不仅是哲学问题,也关系到基础科学问题。

即“股票为什么要打板”一文中所述的“基础科学决定应用科学,认知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放在交易里,就是所谓的“龙头信仰”问题,你信的到底是个啥的问题。

如果底层的基础方向错了,意味着之后迈出的每一步都在向相反方向证伪


即当时的“贝尔不等式”,放在现在,其作用反而是向全世界证明它根本不成立。

如果一个人穷极一生,最后证明自己所研究的方向是错误的,这将毫无意义。

毕竟交易世界里的谬误,杀是杀不干净的。

而立,只需要一个,就立得住。

有了巴菲特,就值得去研究价投;出了个利弗莫尔,就值得去研究投机套利。

后来者,最具确定性的做法就是从一开始就站在成功者的路径上前行。

有了巨人的肩,就没必要踩着尸体前行。


那么,灵魂拷问又来了:

龙头路径已经被无数A股玩家证明其可行性,为何要去碰杂毛呢?

利弗莫尔早在1940年就提出过“如果你不能从领头的龙头股上赢得利润,也就不能在整个股票市场赢得利润”的定论。

那么我们为何又不去遵循呢?

所以,还是那句话,做龙头就相当于去做了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


仨老头通过用实验的方法确定了贝尔不等式不成立,从而把量子纠缠效应从不确定性拉回了确定性,确立了这一效应的存在。

用确定性证明了不确定性。

绕。真是个人才。


那么根据这一方向的种种的启发,在交易中:

种种战法,或技术分析,甚至易经算卦也罢,为啥总让人觉得神,就是因为它是基于结果和概率的总结,是我们看到了最终的那个结果,从这个结果往前去分析,必然会头头是道。

因为成为龙头的那一刻的结果,依然决定了它的过去每一步都是龙头的诞生过程,而它未来无论怎么走,也都是老龙头的后续。

但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当你真的在盘中面对那个似是而非的自以为的龙头,并以现在进行时去应对那些布朗运动时,就如同在撸一种叠加态的、不确定性的管子

似撸非撸着那懵懂的管,不被定义的管,与其如此,不如打板打确定吧。

那么,结合“股票为什么要打板”一文一起看这篇撸管文,我相信有所悟性的朋友能够瞬间领略为何要做股票龙头打板这样无奈的操作了。

也会明白为何老丁我说做龙头,做打板是最没有难度,最无奈的操作了。


但相反。

如果一个人还沿用着以往的规律总结结论进行各种半路赌博式操作,必然会面临各种未来函数的干扰,也会面临各种“股票的预期和超预期”一文中所述的“主客观预期偏差”的问题。

陷入自我纠结。

因为他们往往喜欢用寻求隐变量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而当人们无路可走时,就会求助于数学,试图用大概率去解释问题。

即老丁我在2021.3.3小结中说的“尽可能用概率去约束混沌”。

不是不行,这在我看来是“数据闭环”的一部分,只是我们回避掉了最开端的“逻辑闭环”问题。

草,绕。

好了,不扯皮了,再这么撸下去,身体受不住。


写量子纠缠的主要目的其实和我曾基于《三体》中的“猜疑链”和“黑暗森林法则”帮我梳理清了交易中该如何砸盘,以及怎么砸盘的问题是一回事。

是一种联觉与发散,自我脑暴。

在“情绪周期理论”一文中也总结过其实质:

“是基于我们已经具备的知识,在潜意识里再次进行了拼接,瞬间出现了合理性”。

这种小小的“顿悟”感,往往需要借助一些外力来促成,从而形成一些“脑筋急转弯”式的转念。


很多道理我们其实都懂,只是有时候没转过那个弯,也没有外力辅助。

于是我们会自己找一些办法,虽然动机并不是为了特定接过去的,但反推着打马后炮来看却有因有果。

比如去和野狗促膝长谈、对着镜子舔自己、冲着三峡大坝的照片撸管,或像柏辽兹那样找个水坑跳进去,等等;这些变态的行为都有可能促使你完成交易悟道。

老丁我也说过,我曾在21.7.10日的夜晚裸奔,其本质上也是为了完善交易系统。


所以,最后做点龙头分类总结就收尾吧;具体再细节的东西以后再记录。

那么在我个人的体系和总结里,只论短线情绪票的话,龙头总共分为以下几种:

市场总龙头、板块龙头、上浪龙头(趋势)、下浪龙头(连板)、人气老妖、当日卡位龙头、隔日卡位龙头、晋级赛龙头、板块补涨龙头、情绪周期补涨阶段龙头、日内龙头、日内转势龙、高低切换龙头、工具人龙头,等等。

草,这么列举下来还挺多,反正我基本也都做。


只是由于个人体系分仓和出手次数的限定,很多情况下都会在日内被动排除掉不够强的品种。

比如当有了市场总龙头在,可能在此之下的所有票都会被它被动过滤。

看是能看的到的,但已经择优打了最强的,就不会再考虑相对较弱的了,理念问题。

这么说有点乱。


如果法法相济,进行超级大一统的话,那就只有两种“终极龙头”:

一个是阶段性最强总龙头,一个是日内最强的日内龙

所以,在目前2022.10.13这一天,虽然老丁我不操作,但我看的票也只有一个。

那就是彩红集团股票003023股票),要么就是竞业达股票003005股票);这俩也是我昨天小结里说的,我也没怎么提过其他票了。

我这人很专一,盯着一个往死里搞,一件衣服穿到烂。

至于其他的票就算有人问我,我也没法像那些老师那样来回来去的说出个一二三来;我说不出啥,要说也只能说弱的一笔我看它干啥呢。

因为它们并不属于我上述所有龙头范畴的任何一种;亦或是它们已经两种“终极龙头”所覆盖了价值。

那我看其它的做甚。


当然,而很多时候这两种“终极龙头”会在日内纠缠,甚至让人傻傻分不清。

我们肯定最期待两者合一,这票又是日内龙又是总龙头;但事实往往不是这样,反而如果预期过于一致,就亢了。

最初认定你是白马王子的另一半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了解的加深,逐渐认定你是个傻逼。

而这其中的辩证的奥妙,只能去在当下盯住流动性,在那一刻的盘里细细感受。

这种当下的力量,就如同在撸一个似是而非的管,吸一只半死不活的猫。

裆下的力量,突然感觉到了,那抬手就打。

怎么一起来了,那就一起打。

量子纠缠了!双飞!



转载文章,请标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无本创客】,www.wubenck.com

本文TAG:

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2-10-13 15:08:11]  回复

    老丁,我,服了!!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2-10-13 22:23:04]  回复

    看似是胡扯,但精读两遍之后发现是用心写的东西。否则不会如此连贯,更是交易哲学相关的东西,谢谢分享

欢迎 发表评论:

搜索
网站分类
  •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评文章
标签列表
最新文章
«    2022年12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短线交易
股票投资
随便看看
随机tag
最新留言
无本创客